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28/3/2009


一個有關回收的故事


想把一位朋友不愉快的經歷與大家分享…


朋友一向是環保回收的支持者,因從事廣告製作,偶然會製造發泡膠廢物。

他一一把發泡膠廢物儲起,以往他會拿到地球之友設於公眾垃圾站的回收點,自一年多前回收站中止運作後(詳見後記),無選擇之下便拿去某專上學院設於校園內的回收桶。


星期天下午,他把三大袋發泡膠廢物拿到回收站,卻遭學院數名保安員阻止,原因是回收桶只能供教職員及學生使用,於是他致電致給我求助。


由於是私人地方,保安員有權拒絕外人使用設施,於是我請他在校外問問途經的大學生,看誰願意協助,讓事件“合法化”,這樣保安員也不會被上頭怪責。


友人在校外找到了一些熱心學生,向他們解釋情況後,學生也願意協助,怎料保安員追出門外,一直監視,更上前提示學生:「如果你覺得被人騷擾,可以跟我們講。」明顯把友人視作“不受歡迎的滋事份子”。


幸好學生明理,回應道:「這件事我們會自己決定。」


擾攘良久,學生最終決定先幫忙接收廢物,作為自己做習作的材料,用完後再投進回收桶。


事情算是獲得解決,但友人受盡了委屈,心情激動得很,致電來訴了長長的苦,好想投訴,但怕事情鬧大了連回收點也因此而被取消,地球成了輸家。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社會為了面子,為了所謂的「管理」,環保從來是可被即時犧牲的一項。


可能你會說,我的朋友其實可更聰明地處理這件事。但聽了他的故事,很為香港社會感到悲哀:


1. 香港每天製造大量發泡膠廢物,但當局就連一個公眾發泡膠回收點也沒提供,害得支持環保者“四圍撲”,做賊般偷偷投進私人地方的回收桶。

2. 我明白保安員的職責所在,但既然已有學生“認頭”,已屬合法,友人的動機也不過是支持環保,又沒有破壞校園的環境,為何百般阻撓?講環保,硬件(設施)在,軟件(人心)不在,也是沒用!朋友歎道:「現代的『優質管理』為何不是尋找多贏方案?為何都只是空談環保?」

我的朋友慶幸碰上了仗義協助的大學生,但事實在過程中,大多數的學生都“耍手擰頭”。問這位同學為何願意幫他?得到的答覆令他印象深刻:「我o地成日讀書唔單止係為了學問,仲要關心社會,唔通咁少o野都做唔到?」


我不知道友人日後會否再繼續堅持把發泡膠儲起回收,他跟我說:「我雖然對環保很有原則,但周邊的配套及人事根本都不配合!」許多有心人也跟我表達過同一番感受,只怕他們最終心灰而放棄,受害的是地球和下一代。


在香港,支持環保,不單是環保團體以至個人,也是荊棘滿途。


後記:

香港地球之友於06至08年間,先後設立15個發泡膠公眾回收點,邀請回收商以自負盈虧方式收集再造。惟油價上漲,影響了回收商的參與意慾,計劃暫告中止。本會現仍向願意承擔生產者責任的私人機構提供回收發泡膠的服務,而運輸費則由企業支付。


本會認為,長遠而言,政府須透過立法推出生產者責任的法規,才能避免發泡膠等有用資源白白浪費,也可減少堆填區的處理壓力。而本會自03年起,便致力推動有關法規,並成功促使當局在08年通過有關的主體法例。至於管制發泡膠、膠袋、飲品容器、包裝廢物、電子廢物的法例,政府也承諾會在稍後推出。我們期望有您的繼續支持,推動政府盡早推出相關法令。


香港地球之友項目經理 鄭茹蕙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