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1年4月9日

 

拒做消費動物 香港環保出路


「我們必須改變消耗型的生活模式,否則香港的堆填區將於未來6至10年飽和。」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在2005年提出的《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點正香港廢物問題的死穴,那就是「洗腳唔抹腳」的即棄型生活。


青年耳濡目染 習慣過度消費


洗腳唔抹腳,見諸於過度消費。筆者曾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進行《環保責任消費之態度及行為研究》,結果發現,86%的受訪者認為香港存在過度消費,38%的受訪者在購物前未必會想清楚買的東西是否有用,接近3成受訪者更表示購物愈多愈滿足。


年輕一代耳濡目染,變成飲消費奶水長大的一群。在上述研究中,有中學生稱:「過度(消費)無問題,有錢使就得。」這些觀念看似與環保沒有直接關連,但若果變成生活價值,它們將助長過度消費,加快人類剝削天然資源的速度。


廖秀冬當時拋出每年減少製造百分之一廢物量的大膽承諾,期望可以對應社會揮霍型的生活方式;然而,上周筆者提及,環保部門技術官僚的固有思維,是廖秀冬減廢失敗的其中一個致命傷。至於另一更為關鍵的敗因,是很多人深信,減少消費等同影響經濟,萬萬不可。


狂買衫再回收 切割環保意識


如是者,社會繼續放縱揮霍型、即棄型的消耗文化;在過去數十年間,本地人口增加不到1倍,垃圾卻翻六番,增長速度甚至超英趕美,較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平均為高。面對這樣高效的「造廢」社會,環保部門惟有側重採用堆填、焚化等管理工具,甘願淪為「清潔工」,只管撿垃圾或回收廢物,而不是進取地擔當「資源管理者」,倡導兼顧資源保育的可持續發展理念。


這種邏輯思維搔不着癢處,環保部門即使推動環保,也是半桶水式的。香港地球之友做過回收舊衣的調查,發現72%的受訪者回答曾參與舊衣回收活動,看起來很不錯,似是響應了政府的呼籲,知行並重。然而,當我們追問在回收的舊衣中,可有從未穿過的簇新衣服時,答「有」的人竟多達44%。衣服買了卻不穿,豈不浪費?以為回收就是履行環保責任的全部,而忘了理性消費、減少浪費的重要——假如人人都抱持這種切割式的環保意識,我們的生態環境只會遭受更大傷害。


香港這個商業城市,人非人,而是被塑造成消費人。不論政府抑或消費市場,都努力把鼓勵消費等同經濟發展,絕少批判這個邏輯背後,對生態和社會價值的負面衝擊。


發展背後 空氣「色香味」俱全


筆者贊同經濟要發展,但不同意現時那種消費萬歲、金錢唯一的社會價值。試問,當下香港經濟是增長了,但普羅市民有得益嗎?更快樂嗎?有幸福感嗎?怎麼經濟好了,空氣裏卻是「色香味」俱全,污染嚴重,連吸一口清新空氣都難;怎麼屏風樓處處?怎麼強光招牌一街都是,照得人不得安眠?這是哪門子的生活質素?


GDP很重要,但不該是生活的全部,更不代表生活質素的提升。談環保,我們做評量時會多拿一把尺,看到GDP的另一面,可以是Garbage、Dioxin和Pollution。


資深環保記者David Boyle在《脆弱的地球》中說:「人們吃了過多的速食,GDP會增長,然後去減肥,GDP又會增長。當有可能導致癌症的藥物出售時,它又增長了……洛杉磯人每年因交通堵塞而多花的汽油費總計8億美元,這難道是『發展』嗎?」


我們不反對消費,但無止境的追求物慾,絕對不是出路。國際間近年開始鼓吹「宜居城市」,或推動「低碳經濟」,無非是在尋求生機出路。於我而言,香港需要的出路,是重視公義關懷,學懂惜福愛物。惟有心念轉得出,香港才有機會搞好環保;不然,我們只會是那些看到人家海嘯時,自己只想到買基建股抑或能源股的經濟動物,不可悲嗎?


(系列九‧完)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