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9-07-06


膠袋徵費 學習「惜用適棄」


環保團體爭取多時的購物膠袋收費政策,明日終於出台。口講環保的你,會否真的願意自備購物袋,身體力行?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佔領了大部分天然橡膠的地區,使得盟軍一度陷入原料危機。沒有塑膠,運輸車便沒有車胎可行;坦克、戰機都用不上。於是,盟軍發明了替代品———塑膠。沒想到這種身輕又便宜的合成物,今日會變成「環境之惡」。

唐英年○五年擔任財政司司長時,正式提出考慮徵收膠袋稅。當時他引用香港人○四年每日棄置三千三百萬個膠袋量的數據———注意,這僅僅是每一日的數字,去呈現膠袋問題的嚴重性。再舉以下一組數據,方便各位理解濫用濫發膠袋的情況。原來一九九九年時,香港每日丟棄的膠袋量有一千五百萬個,就是說在短短五年間,市民扔掉的膠袋量攀升了一點二倍,增幅驚人。

以徵收膠袋費而聞名的愛爾蘭,早年因四處都有亂掉的膠袋,而「醜死鬼」地被譏諷膠袋為「國旗」。只不過,再醜死鬼,其每年人均三百多個的丟棄量,亦只及香港丟棄量的六分之一。論級數,香港堪稱殿堂級的「醜王之王」。

難以分解最可怕

反塑膠運動健將諾曼‧梅勒一九八三年在《哈佛雜誌》寫道:「有時候我覺得宇宙有一股邪惡的力量,好比社會的惡性腫瘤,那就是塑膠。塑膠無孔不入、不斷轉移生長,深入生活的每一個面相。」他的話你或嫌誇張,但訴之於現實,我們可以把塑膠切碎、打破、填埋、焚燒,但就是不能讓其死亡、分解。這正是膠袋可怕之處。

這四年間,對香港濫發濫用膠袋問題缺乏深刻反省者大有人在,而且還經常提出似是而非的反駁徵費論點。

最常聽到反對徵費的理由,是引述愛爾蘭的經驗,指○二年實施收費半年後儘管膠袋量大減九成,但垃圾袋用量卻「勁升」七成七,令人有計畫成效大打折扣的印象。

根據香港地球之友從愛爾蘭環保局取得的最新數據,收費計畫落實後,膠袋棄置量由原來的十二億個,銳減九成至九千萬個,即人均年丟棄量一下子由三百二十八個,大幅減至二十一個。棄置量隨後即使回升至○八年的二十七個,但整體減量仍高達十億個。相對而言,其間垃圾袋的用量縱使增加了七成七,但其實質的垃圾袋用量,只佔省下十億個膠袋量的百分之七,兩者相去甚遠。硬把這兩組基數不同的數據作比較,若果不是沒有做好功課,便是故意混淆視聽。

回到香港的情景,有論者辯稱實施膠袋收費後,家中將缺膠袋裝載垃圾,勢必要買垃圾袋取而代之,豈不等如「打個和」。不過,一如上述愛爾蘭的經驗,減用膠袋的量估計仍然可觀。反而,我很想弄清楚,香港平均每人每日丟掉三點三個塑膠袋,倘若你是獨居,試問閣下家中有幾個垃圾桶,要用上三個膠袋;又或者,你怎會炮製那麼多的廢物,要用上三個膠袋盛載?

 

負污者自付責任

當然,愛護環境的人平日或很少索取塑膠袋。對這些人而言,便可能要額外購買垃圾袋。即使如此,某程度是負起污者自付的責任。

購物膠袋雖輕,卻仍佔堆填區都市固體垃圾的3.4% (原筆誤為7.4%)(以重量計)。然而,香港地球之友無意把膠袋視作「落水狗」。因為購物膠袋只呈現問題的表象,還必須切入那潛藏在濫用濫棄包裝袋背後的即棄式生活形態,才能認清問題的本質,理解「惜用適棄」的重要性。

其實,環保不是大道理,只是舉手之勞。只要大家願意自備購物袋,每人每日少用一個膠袋,全香港每一日就可以輕易地減少製造多達七百萬個廢棄膠袋,同時減省其生產過程所耗用的大量資源。

即使生活中難以完全拒絕膠袋。但使用之前,不妨參照台灣環保界前輩陳曼麗提倡的以下「法則」:「能不用就不用,一定要用時就少用,塑膠袋要重複使用,用到不能用時要記得回收再利用。」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