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8-03-10


給邱局長一年兌現減廢承諾


台北市環保局局長陳永仁最近發表了「台北零掩埋(堆填)策略」的論文,提及台北僅佔整個台灣百分之零點七六的面積,卻住上全島一成二的人口,要推動「零堆填」,難度之高可想而知。難是難,但減廢計畫實施以來,每日的垃圾量由一九九九年的二千九百七十公噸,銳減至二零零五年的一千二百公噸,減幅高達六成。難,原來並非藉口。

反觀香港,政府在二零零五年發表《都市固體廢物政策大綱》的十年大計,以較整全的策略對應廢物議題,並定下每年減少百分之一廢物製造量等目標。結果是,我們產生的都市固體垃圾總量不跌反升,二零零六年更炮製出破記錄的622.7萬公噸,數量較十年前增加超過三成。政府的承諾,再一次是空頭支票。

至於減廢大綱內首肯的多項源頭減廢措施——譬如生產者責任法規、垃圾收費和堆填區棄置禁令——卻在藉口多多下,不是進度大落後,便是未聞樓梯響。相反,政府花更大的力氣,推動美其名是綜合廢物處理設施的焚化爐。政府很聰明,懂得吹起公關魔笛,把焚化爭議簡化為「焚化技術高Vs.不會產生二噁英」、「焚化爐選址Vs.社區補償」的問題,藉此迴避了源頭減廢不力的責任。偏偏,不少議員像入魔似的,這些年來跟覑政府的拍子團團轉,所謂的跟進追問,都中不了核心,失卻焦點。

焚化爐燒錢20年後又如何?

至於香港最高層的環保諮詢組織——環境諮詢委員會,上周五更隆重地舉辦研討會,為焚化技術敲鑼打鼓。究竟,環諮會有沒有花同樣的力氣,敦促政府做好減廢?

說實在,以現今科技,只要肯花大錢,控制二噁英已不是難題。但愈先進,代表愈耗鈔票。要把大把大把四十億元的公帑倒進焚化爐去燒垃圾,是否上策?別忘了,每座爐子的平均使用壽命只有二十年;而上述僅屬建造成本,還未計入每年約二點五億元的營運開支。

新加坡便是高度倚賴焚化的城市,當局的評估發現,倘若不做好源頭減廢和回收的工作,每隔五到七年,便要額外興建多一座的焚化爐,才追得上「爆棚」的垃圾量。蓋上一座又一座的焚化爐,再多的社區補償也沒意義。

一「爐」難永逸須整全策略

香港地球之友不是二元對立地玩「贊成/反對」焚化爐的遊戲,反而強調政府必須以整全的策略處理廢物問題,以顯示減廢決心,而不是倚仗焚化爐,以為可以「一『爐』永逸」。

包括環保團體、婦女組織、立法會、區議員和學者共二十八個單位響應香港地球之友的呼籲,上周五在報章刊登半版的聯署聲明,一致「槍口對外」高調反對政府推出焚化爐。

各團體提出一年的期限,要求環境局局長邱騰華實踐廢物政策大綱所許下的以下承諾,否則團體不能接受興建焚化爐:政府以二零零三年為基準,履行每年減少都市固體廢物產生量百分之一的承諾,直至二零一四年。即是說,本港二零零八年產生的廢物量,必須降至五百五十五萬公噸或以下的水平。

減廢難,是現實,卻不是藉口。邱局長,請拿出減廢的決心來!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