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08-02-11

建焚化爐變相鼓勵無節制消耗



政府屢敗屢戰,重新推出有「骯髒科技」(dirty technology)毀譽的大型焚化爐計畫。當局期望這項延宕超過一個世紀的項目,能夠起死回生,並且在二零一四年開爐,每日燒掉三千公噸的垃圾,從此「一『爐』永逸」。

政府吸取了二零零五年慘敗一役的教訓,不敢再高調說要建造每日處理量達五千七百公噸的超級焚化爐。反而玩數字遊戲,把處理量化整為零,先推出「第一階段」的計畫,企圖闖關。


「二『爐』才能永逸」

這項美其名為「綜合廢物處理設施」的「第一階段」計畫,耗資約四十二億元,每年營運成本要二點五億元。按香港現有和未來的垃圾量增長速度,必須要「二『爐』才能永逸」,意味至少要有第二階段的焚化爐出台。按比例推算,總建造成本可能會飆升至八十億元或以上。而這個金額,相當於這個財政年度政府向所有打工仔的退稅總額,絕不是小數目。

政府提出興建焚化爐的理據,是「由於現有三個堆填區剩餘的空間迅速減少,預計在未來四至八年內會相繼飽和,我們有逼切的需要,採用先進的技術以減少廢物的體積。」聽政府「催眠」前,必須要醒一醒,認清當局二零零五年作過甚麼減少廢物的承諾。

根據政府提出的《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2005-2014),開出每年減少百分之一都市固廢垃圾量、二零零六年推出生產者責任法例等減廢期票。但結果是,兩者都彈票,都市廢物不減反增,二零零六年每日產生的廢物,更較十年前增加超過三成。至於生產者責任的法規,至今仍未見落實。


迷信焚化新加坡告急

沒有做好功課的孩子,還敢要糖?

焚化爐的確可以是「先進的技術」。但這個先進,代表價格高昂,但平均使用壽命只有二十年。所謂的先進,代表它有消滅垃圾量的破壞力,卻不是把資源循環再用的好工具,容易讓人繼續無節制地消耗天然資源。

前車可鑑,新加坡同樣是個迷信焚化的城市。獅城共有四座焚化設施,有每日燒掉八千二百公噸垃圾的驚人能耐。然而,當局早已告急,指出假若不減少廢物,每隔五至七年,便要額外興建多一座焚化爐及擴建堆填區。


源頭減廢才是治本

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博士在上述政策大綱中一針見血地說,造成香港廢物問題的根源,是大眾「消耗型的生活模式」。管環保政策的官員,又放了多少心力在這個關鍵的問題上?為何讓十年間垃圾量大增三成的失控情況出現?

垃圾,很多時是錯放位置的資源。香港每個家庭的廢物中,平均有四成六是三色回收桶可以接收的紙張、塑膠及金屬。不過,現時家居廢物的回收率只有二成,與四成六之間存在二十六個百分點的回收「水位」。若果把回收率提升至三成四(與台北相若),全港家庭每日將可減少丟棄超過九百公噸的垃圾(以二零零六年家居廢物計),家居廢物量將回落至接近一九九一年的水平。

台北和首爾,分別用不到十年的時間,把減廢工作認真地做,而回收率均遠高於香港。香港政府若要說服公眾興建焚化爐,請先拿出減廢的誠意和決心來。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