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0-09-28


國際反焚化爐日十周年


「無廢物、無暖化」(Zero waste for zero warming)這句有很強針對性的口號,是九月三十日全球反焚化爐十周年的精心之作,目標簡而清,就是要刺破焚化爐化身氣候變化救世主「轉廢為能」的偽裝,提醒政府與其把寶貴資源白白燒掉,不如老老實實做好源頭減廢,加強回收。


全球反焚化爐日,由「國際反焚化聯盟」(The Global Anti-Incinerator Alliance,簡稱GAIA) 發起,目前全世界有超過五百個民間組織串連。別小看這股民間力量,她有過很多彪炳功勳,包括成功推動菲律賓成為全球第一個立法規定不要焚化爐的國家,更令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市推出零廢物法例。


去年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後,不少力推焚化爐生意者認為機不可失,把焚化包裝「升呢」成抗氣候變化恩物,集「減少垃圾體積」、「燒掉沼氣 (溫室氣體)」及「發電」功能於一身。然而,說辭如何動人,不做好減廢及回收,只注入大把燃料去燒垃圾來產電,無論如何都算不上高明。而不把有用資源回收再利用,卻開天闢地的開採資源製造產品滿足大家無止盡的購物需要,焚化,究竟又是不是理想出路?


本港的環保部門,長年依賴堆填、焚化的治標方法,所以今年再度失信,無法履行每年減少百分之一廢物製造量的承諾。減廢成績肥佬之餘,卻又即將推出焚化爐選址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同樣把焚化說成是對應氣候變化的手段,力圖爭取過關。GAIA的理念它當耳邊風。


GAIA的想法不難懂,就是朝「零廢物」(Zero Waste)進發,盡量避免製造垃圾,重視回收及堆肥。這樣才真正是快捷、便宜、有效的對付氣候變化策略。


別以為環保團體對焚化有偏見。筆者前陣子到台灣考察當地的減廢經驗,拜會了北投焚化廠廠長傅良枝。他一番見解,很值得大家思考。


為減少社區居民的反對聲音,台北的焚化爐每燒一噸垃圾,廠方便會向社區提供約五十港元的回饋金。燒呀燒,回饋金多得夠用來興建毗鄰的洲美運動公園,還建成一個免費提供區內居民使用的室內游泳池。但傅廠長說得坦白,「民眾反對焚化爐,寧願不要回饋金;政府別無他途,必須走減廢 (的路)。」


這一減可不得了。推垃圾減量前,每年燒垃圾產的電力,賣得二、三億台幣;垃圾量一減,現在只賣得出一億元左右。故事還沒完呢!全台灣二十多座的焚化爐,都因為大力減廢而不夠垃圾燒,結果「大家都在搶垃圾」。


如果純粹以處理能力去看,北投焚化爐憑「一己之力」,便可燒光減廢後全台北市每日產生的垃圾。要不是顧及交通運輸等因素,木柵、內湖兩座焚化廠,大可提早退役,早早收爐。為「開拓」垃圾來源,台北市政府還把多年前非法傾倒到基隆河畔的垃圾也翻挖出來,餵飽焚化爐,同時騰出河邊的寶貴用地。


參觀焚化爐操作,看著那一把就能抓起三、四公噸的大爪,緩緩把垃圾扔進火紅的爐子內,垃圾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也因此,台灣政府一度以「一縣市一焚化」的宏大目標,大搞焚化工程。


是政府太相信技術就能解決廢物問題了嗎?看台灣例子,焚化消得掉垃圾,卻止不住慾望,大家根本沒有對症下藥。清楚記得傅廠長這段話:「垃圾成長,是一個迷思。」他的意思是,過去台灣人以為垃圾愈多,代表經濟愈好、愈發達,垃圾量曾經一年增長百分之十一。他沒有迷失,沒有沉醉科技,反而很自省地強調源頭減廢,才是治本之道。


再看看人家環保署的網頁,在廢物議題上,開宗明義說要制定「零廢棄政策」。接下去闡述零廢物政策的文字,更加發人深省:「這項政策將過去著重廢棄物管末處理的方式,轉變成源頭減量與回收再利用的管理方式,不但不再強調焚化與掩埋等管末處理,反朝向減少資源消耗、抑制源頭廢棄物產生,並強調回收再生利用之前端管理。」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