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1-01-24


焚化燒不盡 二噁英吹又生



香港政府大力推銷焚化爐之際,毗鄰的澳門卻連番爆出「焚化醜聞」。當地焚化爐員工先後捅出焚化設施,去年八月發生每日污染排放超標上百次,而且要處理醫療垃圾等有害廢物。更甚的是,去年底更被當地傳媒揭發隨意棄置有毒飛灰。

隨意棄置毒飛灰

澳門的焚化設施,屬國際級的頂尖產物,就連國家主席胡錦濤○九年也曾到場視察。然而,當吹噓焚化「點安全、點巴閉」下,澳門的焚化事件正好給大家一個警惕,那就是管理不善,可導致「焚化燒不盡,二噁英吹又生」的嚴重後果。

焚化爐燒垃圾,會產生「爐底灰」和附於煙囪的「飛灰」。其中以飛灰毒性最高,往往混有害重金屬及致癌物二噁英、喃等。然而,據澳門傳媒披露,焚化廠方未有循正當程序固化飛灰再予棄置,還一度「無遮無掩」在戶外傾倒,以致飛灰四散。本會上周派員到位於路環九澳的露天飛灰堆填區了解情況,發現飛灰場緊貼老人中心;不到五分鐘車程,又有學校、青年村及民居。事件爆發後,澳門當局多次與居民開會,又成立流行病學工作小組,評估有關情況的公共生風險。周前,澳門當局更邀請香港的學者到場跟進。

看過澳門,不妨看看台灣這個一度膜拜焚化的國度。筆者去年拜訪過專門研究焚化與二噁英的台灣大學職業醫學與工業生研究所教授詹長權博士。

二噁英進入食物鏈

「焚化爐員工做不長。」這句「危言聳聽」的評語,不是出自環保團體之口,而是詹長權的研究成果。他曾經針對台灣九座焚化爐對員工及周遭環境的影響進行研究。除了在焚化爐的煙道採樣,又配合鄰近地區氣象及地形進行分析,加上向一百三十三位焚化爐員工進行抽血、問卷的調查,最後除得出「焚化爐員工做不長」的結論。他又發現員工出現較多「肝不好」的情況。

別以為焚化爐只對廠內員工的健康構成威脅,他發現廠房四公里範圍內,同樣可以是「災區」。他的研究發現,這個範圍內的小朋友,出現過敏性皮膚炎、過度活躍症的個案較多。至於成年人,糖尿病病例也偏高。

別以為NIMBY(Notinmybackyard),把厭惡性設施搬走就一了百了。以台北北投為例,除了自家有座焚化爐每日「開爐」發排放污染物,原來遠至台中的焚化爐,其排出的二噁英,也會經過煙囪四散,「飄移」至台北的北投。簡單一句,就是「風險轉移」。

再者,台中爐子排出的二噁英會進入食物鏈,污染農產品。而這些農產品,又被運到台北;於是,我們就這樣把致癌物「吃進肚子」。「可有高危食物?」我問。「魚、菜、雞肉、豬肉、蛋的風險相對高,建議減少食用。」他答。

台北當局知衰,這些年來加強對二噁英的控制,並進行追蹤調查,了解土壤、植物的受影響情況。北投焚化爐廠長傅良枝就說,「若超標,要交罰單,還好任內未被罰過。」

能不用就不要用

「究竟有沒有安全的焚化爐?」這是我最關心的問題。「德國的焚化技術夠,可以考慮。」,但他最後還補上一句作結:「能不用就不要用。」

前車可鑑,當香港政府大事推銷焚化爐附贈溫水泳池時,可別被這暖暖的迷湯灌醉了。政府明明可以強化減廢、回收,創造基層就業機會,但卻大推焚化,每日燒掉上千噸可產生二噁英的塑料垃圾,做法本末倒置。

再給屯門居民來個溫馨提示:屯門人一廂情願說「接收」第一座淤泥焚化爐後,再不要有第二座。然而,到二○二○年時,也就是九年後,目前正興建的淤泥焚化設施已經飽和;若果按政府原來「暗盤」在屯門額外蓋兩座垃圾焚化設施的如意算盤,就意味屯門未來,其實至少要接收四座焚化爐,和更多的暖水泳池。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