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團體促請政府「起錨」 盡早立法管制光污染


(17/6/2010新聞稿) 光污染愈趨嚴重,政府卻「闊佬懶理」,即使去年底完成立法的顧問研究,事隔半年仍遲遲未公佈結果。香港地球之友促請政府趕快「起錨」立法,並率先提出民間的立法建議,從分區管制、熄燈時間、光度、燈光角度及燈具設計多方面建議監管光污染。

本會建議的光污染立法框架,參考了外國法規和學術研究,再根據本港的實際情況而擬定。建議的立法原則同時兼顧光污染引申的能源浪費及滋擾問題,監管對象以戶外燈光為主,根據土地用途分區管制, 由規管最嚴的天文觀測或生態保育區到最寬鬆的純商業區,各有不同的熄燈時間、光度、燈光角度及燈具設計限制,以便彈性處理不同區域的用燈需要 (詳見附表1)。另外,本會特別建議設立一具法律效力的投訴機制,即使照明裝置沒有違反建議中的規定,但只要有市民投訴滋擾,政府亦須跟進,要求對方改善。

香港地球之友的民間立法建議,獲學者、建築師、政黨(民主黨、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區議員、環保團體及天文組織共21個個人或組織支持 (名單見表1)。而本會去年四月進行的民意調查,訪問了約1,500名市民,有八成人支持立法監管光污染,可見立法訴求有一定的社會共識和民意基礎。

會上有多個支持機構代表出席。香港天文學會會長楊光宇表示:「朝早見到藍天,夜晚見到星空,並不是天文團體的專利,而是大家應有的權利。」他指光污染反映的,其實還包括空氣質素的敗壞,過去30年能見度日差,正是一例。長春社保育經理李少文亦言:「香港地球之友推出的光污染立法建議,兼顧生態保育的需要。舉例而言,很多昆蟲有趨光性,太強的燈光會吸引這類昆蟲,結果影響其繁殖。前陣子香港出現大水蟻「入侵」市區,便與城市燈光有關。」可觀自然教育中心暨天文館天文統籌許浩強說:「政府最近開放了天文公園,但如果無法保育黑夜,師生將難以接觸星空,減少對天文的好奇。事實上,香港城市的夜空便較郊區光上100倍,星空環境愈來愈差,所以支持立法。」

鑑於光污染引申的能源浪費及滋擾問題近年不斷惡化,立法監管光污染更形迫切。以能源耗用為例,全港耗電量由97年至07年一直有增無減,上升了27%,其中照明佔整體耗電量約16%,為第二大耗電用途,過去10年亦增加了13%,顯示這座城市愈來愈光之餘,離減排的目標亦愈來愈遠。至於光滋擾,政府09年收到的光滋擾投訴數字比08年多出近九成,達377宗。

光污染投訴逐年飆升,但香港未有法例監管光污染,環保署只是「無牙老虎」一隻,有多宗投訴個案經環保署勸喻後,仍不見改善,市民深感無奈 (詳見附表3)。以紅磡廣場為例,投訴人指外牆射燈通宵開啟,環保署勸喻無果,對方反變本加厲,還多裝了一盞燈。另有旺角振宜大廈居民指環保署的勸喻完全無效,滋擾他的射燈依舊亮至凌晨一時。可見政府無法單靠商戶自願有效減少光污染,立法是必然的。

本會建議的立法措施其中一項為提前午夜熄燈,而本會的《熄燈約章》可視作立法的一塊「試金石」,說明企業有能力遵從光污染法規。《熄燈約章》推動企業許下長遠承諾,在午夜後關掉廣告燈、裝飾燈,共有40多間企業及3000多個建築物參與。其中全線參與的永亨銀行,就因為僅僅提早一小時熄燈,一年下來便省下電力超過10萬千瓦時,節省電費超過13萬元。而其餘參與的大企業如領匯、新世界發展、中銀、中電、仲量聯行等大都反應正面,表示執行條款毫無困難,提早熄燈沒有直接影響營業表現或管理質素,而且還可以改善環境、減省成本、提升企業形象。

政府曾承諾去年年底完成光污染立法的顧問研究,但事隔半年,至今仍未公佈詳情,步伐遲緩。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鄭思翎表示:「光污染一年比一年嚴重,政府再不『起錨』監管,難道要等到有人因光污染而死,等到香港因全球暖化而『水浸眼眉』才行動?」本會促請政府盡快公佈顧問報告,並於今年內進行光污染立法公眾諮詢,採納本會的立法建議,務求有效減少光污染。

下載報告全文(只提供英文版)



60
61
62
號稱「天文學觀星聖經」的通俗天文月刊Sky & Telescope五月號,推出「尋回黑夜」(Bring Back the Night)的封面專題,配以香港光污染的夜景,探討光污染問題。

63
支持光污染立法團體:(左起) 香港天文學會會長楊光宇、長春社保育經理李少文、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鄭思翎、可觀自然教育中心暨天文館天文統籌許浩強、優質教育基金計劃統籌張穎珊、天文導師曾展鈞

64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