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1年7月26日


膠袋徵費要配套 勿走回頭路



環境局交出購物膠袋收費法例的成績表,指法規自2009年7月實施以來,扔到堆填區的超級市場和便利店膠袋,數量大減七成半,遂提議擴大徵費計劃至全港絕大部分的零售店。

筆者支持擴大徵費計劃,但提醒收費並不是解決濫用濫派膠袋的萬靈丹,政府必須同時推出整全的一籃子措施,才能事半功倍。


港人「未知醜」 棄置續上揚

反對徵費計劃者經常提出,盡管購物袋的棄置量減少了,但包括不織布袋和垃圾袋等膠袋的丟棄總量,不跌反升,因此認為膠袋收費政策無助環保,要求推翻。

假如這個提法正確,是否意味推倒徵費政策,膠袋棄置量便會減少?我倒認為,停掉計劃只會招致更多棄置膠袋。

來一趟溫故知新吧,2005年,時任財政司司長的唐英年提出膠袋收費。當年,愛爾蘭人每人每年扔掉三百零七個膠袋,已經醜得被譏諷為「國旗」。但香港顯然「唔知醜」,人均棄置量每年多達一千八百多個,是愛爾蘭的六倍。

數字背後,透露兩個重要信息:一、香港濫發濫用膠袋的情況嚴峻;二、倘不採取行動,繼續繑埋雙手,以香港人「未知醜」的習性,人均棄置量只會繼續上揚。

因此,先別模糊視綫,把收費計劃派定為代罪羔羊。堆填區出現更多膠袋,濫用濫發才是禍首。

另一個反對膠袋收費的普遍說法是:徵費前,人們大可以廢物利用,拿購物膠袋作垃圾袋,可是自從沒有免費膠袋後,大家只能自掏腰包購買垃圾袋,推高了後者的用量。


日耗1.7袋 揮霍習慣元兇

環境局的數字亦顯示,2010年的垃圾膠袋棄置量,較09年增加了三億個,這相當於抵銷了首階段從超市、便利店等減省下來的六成膠袋數量,某程度引證了以上論點。

但這個推論又令我有滿腹狐疑,我也來算一算︰

根據環境局數據,徵費計劃縱使大幅減少購物膠袋的用量,但平均每個香港人,每日仍然丟掉1.7個購物膠袋(相較其他海外已發展經濟體系相比,已屬偏高)。

以一個三口之家計算,每日一扔便是五個。至於香港人平均產生的家居垃圾,每日不到0.9公斤,當中45%的廢紙、塑料和汽水罐,其實都是三色回收桶可以接收的資源。即使你很不該的竟然不做回收,那些垃圾也斷裝不滿五個膠袋,更不必額外購買垃圾袋來裝載(且別說現在所有公屋和部分私人屋苑住戶,都獲免費派發垃圾膠袋)。除非,閣下家裏的狀況是「膠袋有限,垃圾無窮」。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出問題的,不該是膠袋收費,而是我們消耗、揮霍型的生活形態。


效台韓歐洲 落實廢物管理

總結膠袋徵費計劃首階段的經驗,筆者認同收取五毫,能有效遏止濫用膠袋,因此贊成擴大徵費計劃。當然,只要明白濫用濫派和揮霍型生活模式才是膠袋問題的幕後黑手,大家便該不會天真得把膠袋收費視為全面回應問題的靈丹妙藥。反而,我們該更進一步,要求政府至少推出「包裝廢物」、「飲品容器」、「堆填區垃圾禁令」、「廢物按量收費」等一籃子廢物管理策略,防堵生產者肆無忌憚地製造更多預製和過度的包裝產品,強迫消費者接收無謂的垃圾。

別以為筆者提出的法規「好激!好辣!」,它們其實早已在世界各地實施,且取得正面成效,包括遠在西歐、近至台灣和南韓等國家或地區。況且,這個提法在香港也半點不新,老早於2005年由當時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作出建議,寫成《都市固體廢物管理政策大綱》的政策文件,甚至詳列落實的時間表。可惜人去茶涼,這全盤計劃最終無疾而終。

說到底,我們總不能因為政策力度不夠,便乾脆廢掉政策走回頭路,這是無補於事的。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