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別讓改善空氣質素變成一場大戲

 

(9/6/2010刊登於經濟日報) 在環保團體和學界的連年施壓下,香港政府去年七月敲鑼打鼓做了一場《空氣質素指標檢討》(下簡稱「空氣指標」) 的諮詢大戲。然而,帷幕都下了半年,政府還是無動於衷。按香港大學創製的「達理指數」推算,在這整整六個月內,香港因空氣污染而造成的健康及經濟損失如下:399人提早喪命、多了302萬宗求診個案、382宗哮喘入院個案及9.2億元的實際金錢損失等。


這些數字背後,有血有肉,但似乎總牽動不了父母官們的神經。是否,對抗污氣不過是官們的一場戲?


政府不斷找來理由,辯說改善空氣質素難難難難難。看倌,可別上政府的當。當香港開展「空氣指標」的諮詢工作時,原來遠在十萬八千里外的倫敦,其市長也推出取名"Clearing the air" 的諮詢文件,開宗名義要為倫敦市民帶來願景 – 保障公眾健康、能自由呼吸清新空氣。


珠玉在前,在倫敦這面照妖鏡前,一份空氣質素諮詢文件便暴露了香港政府的五宗罪:


以成本唬人 - 誰說清新空氣無價?人命無價?赤條條擺在面前是明碼實價!香港的「空氣指標」不斷強調改善空氣措施成本高昂,這頭要加車費15%,那頭要加電費20%。車費電費直接落在市民頭上,政府卻一概不提願意負擔多少,彷彿香港的空氣只有市民才有呼吸的份兒,政府裡頭的高官們卻可以隔絕於冷氣房內,毋須負責。再說,到底是人命值錢呢?還是庫房裡的錢值錢?用成本來嚇唬人,然後推說民意不支持,還贏得體恤民意之名,用心不可謂不狡滑。


反問一句,倫敦要做的難道會比香港便宜?但人家沒用成本來做擋箭牌,反說政策能創造過萬職位,態度積極得多。


缺乏願景 - 倫敦市長一力把市民的健康和福祉扛在肩上,矢言要倫敦成為零排放城市,目光長遠而大膽。可憐我們的「空氣指標」卻毫無願景可言。願景之為重要,就在於社會會不會向前,在於政治家不與政客同流。沒有願景,我們看不到未來;民意之不得凝聚,社會之停滯不前,此乃肇因。前朝雖敗,倒還有願景可言。看來曾特首自稱政治家之後,旄下不敢造次,只能安於做一介政客。


無時間表 - 連中學生都知道寫一份報告書不能沒有時間表,但把「空氣指標」從頭翻到尾,都找不到落實措施的時間表。政府嘴上說要視乎市民意願,但誰又知道這是不是另一個「八萬五」?當倫敦一槌定音兩年後大規模使用混能巴士之時,我們還在蹉跎日子,爭論要不要容許十多年的舊巴士再多走另一個五年。


爭功諉過 -「空氣指標」一方面吹噓減排成果,卻無法大力減低污染物濃度,另一方面反覆強調珠三角區域污染才是罪魁禍首,卻隻字不提路邊污染物對市民健康影響至深,一味把責任往珠三角推,面子是挽回了,但能否解決問題?事實上,去年珠三角的空氣質素是改善了,但本地路邊空氣質素卻惡化了,官員再無藉口長「老花眼」,對自家後院的污染物視而不見。


倫敦同樣受鄰近地區吹來的污氣所影響,但當局從不忌諱本地車輛廢氣才是主要污染源的事實,反躬自省之際,更肯定檢討空氣質素政策是倫敦市長的法律責任,香港又有哪位官員敢於扛起這份責任?莫說法律責任,連政治責任都談不上。


各自為政 -當倫敦市長統籌空氣政策,各部門通力協助時,港府衙門卻是「各家自掃門前雪」。路邊空氣污染與交通政策攸關,但運輸署一直沒有擔當積極角色;空氣污染害死的人命堪比傳染病,衛生署亦不曾置喙。「空氣指標」內的諸般政策,從電子道路收費到車輛通行證配額,皆是「牽一髮動全身」的重大政策,豈是環境局單打獨鬥所能應付?


特首委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統籌這項工作,本是各部門攜手合作的契機,但愛喝紅酒的唐司長究竟有多在乎老百姓是否「有氣抖」,我們不妨「霸個靚位」,留意這位下屆特首準候選人,如何領銜主演這場大戲。


鄭思翎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