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專責組和稀泥

立法管制光害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朱漢強

2013年4月2日

香港經濟日報

 

 

這個星期五召開的「戶外燈光專責小組」會議很關鍵,因為將討論訂定自願守則,規管大型燈光招牌半夜關燈。雖說這是個規管光污染的專責諮詢組織,但在我看來,卻很混沌。

 

兩年前,政府委託的顧問報告調查發現,7成以上的回應者認為香港「有光污染問題」;至於「易受燈光影響的人」,約4成認為這些滋擾的燈,對日常生活、工作或健康有不良影響。報告出爐後,政府煞有介事成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委任19位不同界別人士加入,以一年半為期,訂定規管浪費照明電力和光滋擾的守則。

 

專責小組很快便找出國外林林總總規管光污染的方向,譬如管制燈具亮度、照射角度、熄燈時間等。限期未到,小組又延長任期至兩年,以便進一步討論。

 

「晚11朝7」 熄燈最可行

「小組耗掉兩年時間,會得出具針對性的對策嗎?」不時有記者在問。然而,這兩年似乎白花了。香港地球之友副總監劉祉鋒是專責小組成員,他總括會議期間所見所聞,聽得最多的,原來不是成員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不同利益界別找藉口推托,把多項具成效的對策給否定掉。

 

在一次光污染公眾諮詢活動上,筆者聽到一位小組成員的說法,大意如下:「商號招牌半夜的光污染嚴重,設定熄燈時間合理。」驟耳聽來有紋有路,但請聽畢接下來的一句,再作定論:「不過我的戶外大型燈光招牌是用來宣傳的,應該可以豁免。」敢問一句,同樣無端開燈開通宵,甚至擾人清夢,憑甚麼你有免死金牌?

 

訂定熄燈時間,是最可行和簡便的方案。我們要求非營業的商號在晚上11點至翌日清晨7點前,關掉不必要的戶外燈光招牌。這個「晚11朝7」的訴求,與噪音管制條例限制噪音時段的精神一致,旨在保障公眾的生活質素。舉例說,政府現行的戶外裝飾及宣傳用燈光,一般都遵從這個守則。但專責小組的「主流聲音」,硬是反對熄燈的規定,萬不得已要熄,也要拖延至12時。

 

管制光污染 別直射住宅

香港地球之友08年首度舉行全港第一次大型熄燈活動,翌年發起《夠照?熄燈》約章,邀請企業簽署,結果多達1,086座建築或機構答應,成為關顧地球和社區的好鄰居。其後我們進行追蹤調查,發現參與約章的業界大都反應正面,表示執行條款並無困難,提早熄燈既沒直接影響營業表現或管理質素,也能改善環境、減省成本、提升企業形象。

 

管制光污染的關鍵原則很簡單:一、要求燈具乖乖照到廣告招牌上,而不是胡亂地照天照地,甚至登堂入室射進人家睡房。二、深夜關掉不必要的燈光招牌。做到這兩點,基本上便可達致節約電力、減少滋擾的成果。

 

我們推動的熄燈先導計劃,正好證明熄燈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所謂的專責小組,表面看似「平衡各界利益」的組合,實質被視為維護既得利益者的舞台,不會認真解決光害。

 

說實在,我第一次聽到設置熄燈時間,反而是本港一家霓虹招牌老字號的老闆。奈何這位有江湖地位、甘願放棄「利益」的人,卻不知怎的無緣入局。小組中縱然有環保團體和星空保育組織的代表,但寡不敵眾,充其量只作陪襯,改變不了困局。因此,別詫異小組耗時兩載,最終只係「得個桔」,拋出沒有約束力的空言。

 

見微知著,這種偏頗、局限的諮詢把戲,普遍存在於其他諮詢組織。結果是,要解決的問題依舊擱在一角,社會矛盾梳理不了,最終公眾對諮詢機制失去信心,與政府漸行漸遠。

 

話說回來,對於那些通宵達旦燈火通明的企業,1年只象徵式地熄燈1小時,不過是搞噱頭的公關漂綠。今年6月前,專責小組將會向立法會呈交守則建議,有良心的議員好應該擔當守門角色,拒絕和稀泥的方案。

 

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周前說,「希望他們(專責小組)今年年中會有一個更大力度的建議,在未來規範香港的光污染。」想告訴局長,與其對這個小組抱有奢望,不如下決心立法管制。畢竟,這是特首梁振英的競選承諾,而且與你提倡節能減排的目標相合。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