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床前明「街燈」?
政府街燈擾民 憂增致癌風險 (附路政署最新回覆)


(2008/12/7新聞稿) 光污染不是商業招牌的專利,政府原來也是污染大戶。由路政署管轄的13萬盞街燈中,有1,900盞「掛」在大廈外牆。這些緊貼民居的街燈,令市民猶如無端接收多一盞「通宵唔熄的床頭燈」,影響入睡。世界衛生組織在07年12月甚至發表報告,指晚間燈光可擾亂人體內的荷爾蒙「褪黑激素」(melatonin)分泌,增加致癌風險。

香港地球之友說,「街燈故名思義,應該用來照街;但香港的路燈在設計上,忽視密集的樓宇環境,以致街燈變成「床前明『街燈』」,長夜漫漫滋擾居民。」前香港大學醫學院生理學系系主任彭樹勳教授稱,「退黑激素具有殺死或延緩癌細胞生長的功能,人們晚間倘受到光污染的滋擾,會抑制退黑激素的分泌,搞亂生理時鐘,可增加罹患癌症的風險。」

據外國研究顯示,退黑激素與乳癌、大腸癌、子宮頸癌和前列腺癌,均有一定關係 (見表)。即使不說致癌,夜間無故多了一盞熄不掉的「死光燈」,也可損害睡眠質素,導致失眠、影響情緒和免疫力下降等。

香港地球之友指出,香港街燈的缺陷,是燈罩無法遮蓋燈泡發出四射的強光,以致構成滋擾。路政署參照歐盟而製訂的《公共照明設施設計手冊》(Public Lighting Design Manual Road Lighting) (http://www.hyd.gov.hk/eng/public/publications/public_lighting/doc/manual.pdf),其實有燈具必須避免光污染 / 滋擾的條文,只是政府長年忽視有關問題。

本會近年關注愈趨嚴峻的光污染議題,過去半年針對掛牆街燈旁的20多戶住宅進行家訪。結果發現,住戶普遍抱持兩種態度 – 要不「認命」,以為街燈理應擾民如此;不然就弄不清原來可以向政府部門投訴,要求補救。這也是導致相關投訴數字偏低的原因。

根據路政署提供的資料,掛牆燈分佈最多的地區,分別是油尖旺、灣仔區、中西區等地,而且多靠近住宅。

以住在灣仔的歐陽伯伯為例,牆燈即使位處廁所外,但由於燈具緊貼住處,強光仍照到睡床。這盞牆燈,已經困擾歐陽伯伯十多年,即使「拉上窗簾都無用」,以致長年睡不安穩,每日平均只能睡三、四個小時,有時又會半夜「扎 (驚) 醒」,弄得神經衰弱。他拿藥樽說:「睡不著,於是吃安眠藥,起初吃半粒,慢慢要吃到一粒,現在更加到要一粒半才有藥效。」他就試過因為藥力太重而昏倒客廳,最後要留院數日。

歐陽伯伯說,當年買樓,是白天睇樓,沒料到屋外那盞街燈晚上會有那麼大的殺傷力。「早知係咁,我一定唔買呢間屋!」

另一位苦主,是住在上環的尼泊爾人Mr. Chungku,他睡房外同樣有一盞叫他睡不安寧的牆燈。除了加百頁簾,有時要戴眼罩才能睡覺,但每晚依然「扎 (驚) 醒」三、四次。問到他有否投訴,他如夢初醒般反問:「原來我應該向政府投訴?」

本會今年九月曾就牆燈事宜與路政署官員會晤。官員表示在接下來的數個月,會優先調查全港牆燈的光污染情況,並承諾或把影響居民的街燈改用可阻擋燈光散射的「截光型」燈具(complete flat glass lantern),甚至在燈具加裝「遮光板」(side panel),減少燈光散射擾民的情況。香港地球之友發言人讚揚路政署有承擔,但認為現時只安裝了9盞遮光板的進度過慢,漠視了市民徹夜難眠的苦況,故促請政府加快進度,保障市民健康。

本會指出,牆燈只是政府設施製造光污染的冰山一角,現時部份公共屋邨、公園、停車場和球場的射燈都有濫用燈光的情況。本會建議環保署不要再死守「鴕鳥政策」,應加快管制光污染的立法步伐,短期則向相關部門發出防止能源浪費和滋擾的光污染指引。
另,香港地球之友將於明年一月,為議員舉行光污染的工作坊,邀請立法會議員、區議員或議員助理參與。工作坊除介紹光污染外,也會交流處理光污染的投訴程序,並派發「光污染自保手冊」,以便議員協助受影響的街坊。

香港地球之友呼籲受光污染影響的市民,務必要向相關部門 – 尤其是環保署 – 投訴,並必須強烈要求官門就投訴開立檔案跟進處理,不可再讓部門卸責。環保署投訴電話:2838-3111;路政署投訴熱線:2926-4111。

傳媒查詢: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朱漢強 2528 5588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 鄭思翎 2528 5588


夜間燈光與癌症的研究 


香港大學前醫學院生理學系系主任彭樹勳教授


旺角道街燈01

旺角道街燈02:遠看整條街都掛滿牆燈

又一盞位於旺角的牆燈


大角咀道街燈01:一室光亮



大角咀道街燈02:光線其實只從這扇小氣窗射入


大角咀道街燈03:遠看便見光線源頭原來是這盞牆燈


住在灣仔道的伯伯推窗發現多了盞「床頭燈」


伯伯便住在燈光籠罩下的單位


伯伯被街燈弄得夜不成眠


伯伯的安眠藥是愈吃愈多


上環太平山街的一角01


上環太平山街的一角02


上環太平山街的一角03


太平山街的故事主人翁Mr. Chungku


Mr. Chungku曬的「燈光浴」談得上浪漫嗎?


「床前路燈光…」


中環歌賦街自製的「有色玻璃」對抗光污染


傳統街燈:燈泡外露導致光線散射


截光型燈具:光源較集中


遮光板01


遮光板02
 

路政署最新回覆


12/12/2008 路政署承諾盡快更換灣仔道及太平山道掛牆式路燈(請參照英文版)

08/12/2008 路政署負責興建和保養公共道路系统,包括設置街燈以提供合適公共照明,保障道路安全。現時,本署在全港各區共設置的街燈總數約有133,400盞。當中主要以燈桿豎設於道路上的直立式街燈(下文簡稱為“柱燈”),惟也有小部份因實地需要而安裝於建築物外牆的掛牆式街燈(下文簡稱為“牆燈”) 。牆燈大多是於80年代前安裝,為數約1,900盞。於2007/08財政年度,全港街燈的耗電量約1億零250萬度,電費約8,400萬元。

本港公共道路的照明系统是參照國際認可的標準設計,當中包括BS5489和BS EN 13201:2003;有關標準載於路政署2006年出版的公共照明手冊,內容涵蓋了照明度、眩光和光滋擾的規範。自80年代起,本署在設置街燈時,皆盡量避免在大廈外牆安裝牆燈,以免燈光影響附近大厦的居民。若因環境的限制,例如行人路面或地底公共設施擠逼,未能容許裝設燈柱,才會考慮安裝街燈於外牆上。按現行標準,當街燈須要在接近民居單位外設置,本署會採用截光型路燈燈具,並會視乎位置和實際需要加裝遮光板,儘量減低路燈燈光對居民的影響。現時約共有約100盞街燈裝有遮光板,其中牆燈佔10盞,柱燈佔約90盞。

隨着社會不斷進步發展,市民對生活環境質素要求日益提升,公眾就部份街燈對民居造成光滋擾的情況越趨關注,本署十分理解,並致力尋求改善。就「地球之友」對此課題的熱切關注,本署十分感謝和認同。我們彼此曾會面進行深入討論交流,朝達致街燈對民居造成最低光滋擾的共同目標努力。

本署明白部份接近民居的現有街燈,可能對居民構成燈光滋擾。本署約於十年前開始,配合街燈保養工作,逐步以新式的截光式燈具取代陳舊燈具。除可提升照明和節能效果外,截光式燈具也避免燈泡外露,防止光源散射,有助減低燈光滋擾。

在牆燈方面,現時約1,900盞牆燈當中,約有600盞掛牆燈是在非住宅區內,在位處住宅區的約1300盞現存牆燈當中,也有部份是安裝於非住宅的建築物上,兩者均沒有影響民居。其餘的牆燈當中,已安裝了截光式燈具或遮光板等緩減滋擾措施的,分別有600盞和10盞,佔整體住宅區牆燈總數的47 %。本署當繼續為其餘貼近民居窗戶的牆燈實施可行的改善措施,以減低燈光對民居的影響。有關改善方案包括將牆燈安裝為截光式燈具,並視乎於不同地點的實際情況和可行性,將牆燈遷移至行人道上、調較路燈在外牆的位置、或加設遮光裝置等;預期改善措施將在一年內完成。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