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國金二期——光污染地標



(6/7/2009新聞稿) 本港建築近十年間流行裝設直射天空的燈光,造成「人為白晝」,既浪費能源,也殘害星空,其中以國金二期尤甚。國金二期向天發出的強光,足比滿月天空亮度光了5倍。香港地球之友促請政府在訂立光污染法例時,加入監管照明角度的條文,以遏止這類「指天燈」逐步「漂白」夜空、浪費能源的趨勢。

有見國金二期樓頂多盞大型射燈直照天上,引人注目,香港天文學會會員朱永鴻遂選取國金二期為測量市區建築光度變化的指標,結果發現國金二期上空的天空光度達14.0 ~ 14.3星等級,相當於滿月天空亮度 (16星等級) 的5倍,比平常夜空光了500%。 而在國金二期熄燈後二十分鐘,現場天頂即暗了500%,落差頗大,顯示熄掉國金二期樓頂和外牆燈光可大大減少現場光害。(註:亮度每改變一個星等級 (1 mag / sq. arcsecond),便相差2.512倍,例如15星等級比16星等級光2.512倍,數字愈大,代表天空愈暗。)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鄭思翎表示:「光污染的意思很簡單,燈照在不該照的地方便是了,而國金二期正是一『教科書範例』說明什麼是光污染。測量數據證實國金二期乃光污染的一大源頭,要減少市區光污染,國金二期實在責無旁貸。」她又表示:「據云國金二期裝上射燈原意是作維港的閃亮燈塔,歡迎旅客, 但國金二期漠視環境的庸俗美學,不過令它成了又一座光污染地標。射向天空的燈如非用作導航,是極其無聊和浪費的。」有市民亦對國金二期的射燈甚為反感,在本會網頁留言批評,「燈是用來照人的,不是用來照天的。妄想用燈來照亮天空是自大的表現。」

國金二期造成的「人為白晝」(sky glow) 是光污染的一種,指的是人造燈照亮夜空,妨礙天文觀測之餘,亦虛耗能源。早前香港大學物理系潘振聲博士進行的「香港光害調查」顯示,本港市區夜空平均比郊區光了一百倍,足證除了光滋擾外,「人為白晝」在本港亦甚為嚴重;香港的光污染問題可謂層出不窮,源頭繁雜。 

國金二期的射燈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在啟德機場關閉後,為飛行安全而訂立的戶外燈光管制相應放寬,換來的卻是變本加厲向天亂照的城市燈光,例如九龍灣的Megabox(企業廣場5期寫字樓)。此外,近年又興起住宅樓頂加裝燈飾,部份更通宵開啟,對鄰近居民構成滋擾。而本會收過的相關投訴,便包括昇悅居、御龍山、海典灣等屋苑。本會擔心這類「指天燈」愈趨普及,由商廈蔓延至民居,會成為光污染的新趨勢。

從國金二期的例子可見,建築物燈光差劣的照明角度,是光污染的一大源頭;改善照明角度,就成了控制光污染的一大關鍵。對此,「幻彩詠香江」的澳洲籍燈光設計師Simon McCartney接受本會訪問時指出:「香港許多建築燈光設計甚為差勁,彌敦道的燈光簡直像核試一般,80%的光「逃逸」到天上,白白浪費掉。」他對香港的用燈情況頗感疑惑,因為在他的家鄉澳洲,政府絕不容許燈光在水平線以上亂竄。他又提到好的燈光應是一種叫「直射型燈光」(direct-view lighting) 的設計,這種設計角度講求精準,能確保光源射向需要照明的地方,中銀大廈就是一個好例子。綜觀燈光設計的趨勢,綠色照明乃大勢所趨,但綠色照明不僅限於用省電的燈,照明角度也要得宜。

政府正研究立法管制光污染,至於如何規管,本會認為除了規管開燈時間,午夜前把不必要的燈光關掉外,國金的例子亦正好說明政府應該規管照明角度,切忌眼光偏狹,單純監管燈光秏用多少能源,多管齊下,方能根除光污染。

事實上,外國光污染法例亦多見規管照明角度(見表一),可供香港參考。以美國密芝根州為例,法例規定燈光不可散射到水平面15度角以上,而捷克則規定所有燈具必須有蓋遮掩。本會發言人說:「香港的燈飾招牌無遮無掩的大放光明,既浪費能源,又滋擾市民,更影響觀星,立法規管照明角度相當迫切,但估計會掀起眾多爭議,政府有責任釐訂清晰的執法指引,說服業界遵守。」


下載光度調查報告


表一:外國規管照明角度例子



表二:燈光設計範例



資料來源:Lighting manual of Maine State Planning Office


國金二期樓頂裝有多盞射燈直照天上


6.21「夠照‧熄燈」當晚所拍,可見熄燈前的國金二期射燈明顯「漂白」了夜空(Royston Woo攝)。


6.21「夠照‧熄燈」當晚所拍,熄燈後的國金二期上空明顯暗了下來(Royston Woo攝)。


負責是次光度調查的香港天文學會會員朱永鴻先生


Megabox亦裝有兩盞巨型探射燈直指天空


「指天燈」由商廈蔓延至住宅,漸成一股光污染新趨勢,圖為昇悅居樓頂燈光。


傳媒聯絡: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鄭思翎 (2528 5588)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