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搶救黑夜
爭取成立星空保育區


(2009/6/18) 香港的藍天本就瀕危,近年連黑夜都「鬼咁光」,同樣變得岌岌可危。由關注天文及星空團體組成的「2009國際天文年香港聯盟」,連同香港地球之友發起「搶救黑夜」行動,今日 (周四) 率先到環境局遞交《搶救黑夜》宣言及大幅的「維港夜空」道具,促請政府關注光污染,盡早成立「星空保育區」。

《搶救黑夜》宣言提出,星空是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生活的重要部份,但香港的黑夜環境正不斷急速惡化,令牛郎織女的文化故事幾近消失。聯盟在6.21「夠照熄燈」當晚,會發動學界、天文團體、學校及市民大眾簽署宣言,要求政府盡快在西貢萬宜水庫和大嶼山西南水口一帶,設置「星空保育區」,不要令下一代人,失掉夜空,喪失星空。

環境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能源) 蔡敏儀在接收團體的請願信後稱,環境局在光污染研究中,會包括研究郊區的燈光情況。政府更已於上月去信各政府部門,要求建築物在不遲於晚上11點,關掉不必要的外牆燈光。而位於金鐘政府合署頂樓的特區飛龍標誌,其熄燈時間也會由原來的11:30,提前至11點熄燈。

2009國際天文年香港聯盟會長梁淦章說,「政府在進行中的光污染顧問研究中,應包攬星空保育的元素,例如淘汰向天亂照的街燈 (見圖)。星空保育區內,街燈同樣不可向天照射,也須加上燈罩,而且要靠近路面,並確保保育區外一公里範圍內的建築物,不可使用向天照射的燈具。」聯盟促請政府在稍後落成的天文公園及鄰近範圍,率先推行上述措施。

梁淦章指出,星空保育區並非新事物,美國猶他州天然橋國家保護區,是國際暗天協會 (International Dark Sky Association) 指定的第一座暗天公園。而日本岡山縣的美星町,更加早於1989年制定「守護美麗星空 – 美星町光害防止條例」。條例規範夜空的明亮度,不得超過自然狀態的10%,並且要求夜晚除必要的保安燈,夜晚10點後必須全面關燈。

其實,早在03年9月,香港天文學會、坐井會、香港觀天會三個天文團體的代表,曾向當時的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表達對光污染的關注,希望政府保存西貢萬宜水庫等幾處理想的觀星地點。何局長的回應積極,認為只在幾處保育星空「細眉細眼」。其願景是建立「天文山」或「天文島」等大型發展,來幫助推動旅遊業和更多康文活動。人去茶涼,政府的星空保育大計也擱了下來。

香港大學最新研究發現,香港市區和郊區夜空的光度差距,在過去六年間大大惡化。該校物理學系2003年公布,香港市區和郊區夜空光度相差30倍。六年後的今日,該系助理教授潘振聲博士的研究團隊公布最新調查,發現市區與郊區的平均光度,竟相差100倍。市區最亮和郊區最暗兩地相比,光度更相差達500倍。

香港地球之友3月進行的光污染問卷調查,以電話成功訪問了954名香港市民。調查中,有壓倒性的81% (765人) 市民,支持在郊區設立「星空保護區」,讓公眾可以在無光污染的環境下觀星。本會環境事務主任鄭思翎說,光污染法規中,可訂定建築物外牆大型燈具的熄燈時間,此舉有助避免浪費能源,又可減少對星空的衝擊。


《搶救黑夜》宣言 (歡迎下載pdf檔案)

傳媒聯絡:
2009國際天文年香港聯盟會長 梁淦章
2009國際天文年香港聯盟 秘書長 張師良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主任 鄭思翎
電話:2528-5588




團體發起「搶救黑夜」運動。獵戶座是量度光污染的指標,因為在空氣質素良好和沒有光害的環境下,即使肉眼也能看到獵戶座,而圖中維港上空,為獵戶座大星雲。


天文團體代表梁淦章 (右) 和香港地球之友代表鄭思翎,要求政府關注光污染,爭取成立星空保育區。


搶求黑夜。11歲的郭子祈 (右) 促請政府關注光污染。圖左為環境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能源) 蔡敏儀。


圖左至右依次為梁淦章、蔡敏儀,及郭子祈





康文署轄下街燈,很多都是向天散射光線、浪費能源的壞設計。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