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1年8月9日

放任光污染 東方之珠負資產


有理由相信,香港光污染的嚴峻程度,已經「燦」得環境局眼花繚亂,不然,政府怎會看不清世界反對光污染運動的潮流,還藉成立戶外燈光專責小組的拖延伎倆,先要專責小組花一年制定業界的燈光自願守則,還要在試行三年後再考慮是否立法。


這篇稿,是寫給明天首度開會的光污染專責小組全體成員看的。


幾位看過小組成員名單的傳媒朋友,都說小組是「平衡各界利益」的組合。說白了,就是指你們大多是既得利益的代言人,不會認真解決光害問題。


僭建招牌耗電擾民 冀速治本


筆者斷不會作出這樣的評價,反而對你們抱有期望,也深信各位不會像官爺官姐們般,不知光污染下的民間疾苦和能源浪費。或者說,你們應該知道,香港有很多光污染招牌,都是僭建物。這些違法招牌一旦搭起,射燈一亮,又熱又刺眼,要關掉拆掉,在香港現行變相放任的政策下,應對無從。倒楣的,是要忍受愈來愈熱的城市空氣,和被強光照得徹夜難眠的市民。


這幾年下來,遇過因抵受不了光污染折騰而鬱結致死的婆婆,接觸過被閃動招牌「燦」得要看精神醫生的個案,也遇過自掃門前雪的各級衙門,一而再再而三的闊佬懶理。現在有了專責小組,總希望你們能秉持良心,制定治本良方。


環境局委託的顧問公司告訴了各位,國際間立法規管光害的地方包括紐約市、洛杉磯、倫敦、法蘭克福、悉尼和上海等地。但他們沒有update大家,關注及規管光害,已是大趨勢南韓的首爾去年也推出光污染法規;廣州月前發起連番反對光害的民間行動;還有比鄰的澳門,不論議員及社會團體,都提出立法管制光污染的訴求。


環顧國際,除了澳門,筆者未看過有別的城市,光害程度拍得住香港。所以,當環境局官員說要參考外國例子時,請記着,根本沒有比香港更猖獗的光害先例。事實上,顧問公司的光污染調查訪問了2,000多人,當中高達76%認為香港存在光污染。


迷信愈光愈繁榮 暴力照明


專責小組中定有人提出,香港燦爛的燈光,有助推動「動感之都」形象。這也是政府長年灌給大家的迷湯。請小組成員明白,過度「燦爛」的燈光會「奪目」,令人誤把個別問題燈光與一般燈光混為一談。簡單說,大家認為商舖關門後,半夜兩三點仍大開特開一街的射燈招牌,能吸引遊客嗎?走一轉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今年開始有化粧品店把一整排的射燈照到地上,而不是招牌上。除了燦眼和浪費電力,這是東方之珠嗎?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先進的國家對光害添了認識,早放棄把城市大規模亮化的做法。德國法蘭克福的摩天大樓只有少許泛光照明,但沒有人會懷疑它的歐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倫敦街頭,也不會有香港般「橫行霸道」,伸延到馬路中央的大量燈光招牌,這兩個國家已經立例規管光污染。


燈光專家︰彌敦道光如核試


香港政府擺脫不了愈光等同愈繁榮的神話,一直迴避問題的嚴重性。自欺欺人,假裝聽不到外地建築學者笑我們是「暴力式城市照明」,也不反省打造幻彩詠香江的澳洲燈光設計師指「彌敦道的燈光像核試」的譏諷。


協助台灣政府制定光污染規管的林憲德教授說得好:「惟有暴發戶的經濟成就、膚淺的城市美學,才會以燈紅酒綠、酒國賭城式的浮華品味沾沾自喜。一些小市民在『暴力式城市照明』之下,當回家休息睡覺時卻輾轉難眠,不但長期焦慮,還引發幻聽幻覺,這種光亮,真的不要也罷。」


光污染,並沒有為香港帶來正面形象,它是負資產。最後敢問光污染專責小組各成員,社會大眾該對你們有期望嗎?


(編按:朱漢強自2008年起推動「夠照」的反對光污染運動,至今已推出《夠照》及《日照.夜照》兩本光污染專門書籍。)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