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1年5月31日

 

又是一場對抗光污染的精彩搏奕



又是一場對抗光污染的精彩搏奕。


上星期,廣州有上百人響應「剃頭哥」的號召削髮,期許以公眾的「光頭」照亮羊城,而不欲政府花一點五億元人民幣,大搞光污染的燈光工程。


很多響應剃頭者,把刀起髮落後的照片放上網,還「抵死」地舉起「現在剪了光頭好涼快,還不用買洗髮水」的標語。看似幽默,但剃光頭橫看豎看都不像港人慣見那種──幾個人舉張紙牌拉幅橫額遊行到政府總部叫幾句口號便結束的──所謂理性卻成本低廉的表達形式。即使剪下的只是三千煩惱絲,但要漂漂亮亮再長出來,也並非一頭兩個月的閒事。所以,剃頭表態,多少予人一種「決志」的態度。


說回廣州這樁燈光故事。


4月19日,「廣州城鄉建設委員會」(建委) 發出公告,要為白鵝潭一帶的珠江兩岸進行燈光升級工程,投資總額約一點五億元。所謂提升,即是安裝LED燈屏、大功率探照燈及燈柱。最大一塊LED燈,長三百至四百米 – 相當於運動場賽道的總長。


有位叫彭燕輝的28歲年輕人對工程感納悶,認為國家要節能減排,但如此工程一年下來便要花約六千萬元電費,與國策相違。再說,廣州有路燈「失明」(壞掉)三年卻無政府部門理會,卻有心思大搞燈光工程,究竟這是否面子工程?


更何況,前陣子通過的《廣州市政府投資管理條例》,便規定凡對經濟、社會和環境有重大影響或較大爭議的項目,務須在審批投資項目可行性研究報告前,徵集公眾意見。彭認為,政府在審批計劃前,未有遵守相應的規定。


彭決定剃光頭,但行動不止於此,而是進取地尋求一千位同道人響應剃頭,又去函市長,反映不滿。彭的訴求「出街」僅十八個小時,其微博已被轉發三千六百次,傳媒又為他冠上「剃頭哥」的稱號。只要你「百度一下」,不難找到這位網絡紅人的資料。至於市長,更「出人意表」受理他的申訴。


如果看倌認為剃頭算「激」,那麼再看看23歲小妮子區佳陽的「拇指神功」。


區佳陽以愛廣州的情懷,開設「徵集大拇指撐廣州建委」的微博,收集一千根大拇指,目的是促請建委公開燈光工程的可行性報告。


用網絡術語描述,就是找一千位「追隨者」Like她的訴求。用內地傳媒的講法,則是透過另類方式動員群眾向政府施壓,要把這一點五億元計劃的可行性報告拿出來曬曬太陽,而不是「收收埋埋」。


繼「剃頭哥」後,區被稱為「拇指姑娘」。據稱追隨者早超過一百八十人,包括香港藝人鄧紫棋。


建委雖然受理了區的訴求,並且提前七日、在上周四作出書面答覆。不過,建委辯說報告審批部門應為「廣州市發展和改革主管部門 (法改委)」,故「建議」區佳陽向「法改委」提出訴求。


數年前,自己試過以「快閃」方式 -- 當年還算另類– 動員公眾撐太陽傘架墨鏡,到銅鑼灣皇室堡門前「集體散步」,諷刺該店強如白晝的戶外燈光既浪費能源,也構成滋擾。那次「快樂抗爭」沒有激烈口號,也不曾惡言相向,互不相識的參與者只是以半行為藝術的形式,便感染到很多途人駐足,達到傳遞訊息及施壓的效果。不敢說「成功爭取」,但皇室堡最終把戶外燈光大大收斂。


知情權、表達權和監督權,看似天經地義。但在某時某地,這些爭取卻不一定理所當然,有時困難重重、有時需要勇氣,有時還要加點創意。否則,可以很傷。無意評論內地公共事務,只願為推動公民社會的朋友打打氣。給他們一個Like﹗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