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1-03-28

 

遏光污染蔓延 不能靠自律



談論光污染前,了解大家對戶外燈光的看法至為重要。不如先從以下幾道問題開始:


一、店鋪關門後仍通宵達旦開燈,你覺得這代表東方之珠嗎?
二、燈光招牌的燈,應該照自家招牌?人家的客廳睡房?照天抑或照地?
三、你家窗外有盞不停閃動、甚至通宵開啟的燈,你接受嗎?


立法會今日首度討論光污染的議程。政府呈交環境事務委員會的文件指出,總結受訪的二千六百多人,76%認為香港有光污染,即浪費照明電力和光滋擾。而四成易受光污染影響人士更表示,戶外燈光裝置對其日常生活、工作或健康,構成不良影響。即使是受訪的外地遊客,也有多達91%認為香港有光污染。

 

事實上,環保署06年至今接到光污染的投訴,便增加了近七倍。「案發」地點,更由油尖旺灣仔銅鑼灣等傳統光污染黑點,蔓延至新市鎮、住宅區和郊區;而且不但靠近路面的住客受到滋擾,即使高層住客也難逃一劫,被鄰近屋頂的大型招牌照到不得安睡。八成以上的光污染受害者,更表示不會向政府投訴。政府的顧問研究指出,原來這些人「覺得政府幫不了忙」。


或者正如他們的認知︰政府真箇沒幫上什麼忙。事實上,雖然問題擺在眼前,但當局沒選擇即時立法,反而保守地提議制訂自願參與的戶外燈光指引。這些指引的內容,與筆者服務機構所提出的立法方案一致,但我們實在很難收貨,關鍵在於因為它萬事俱備,獨欠強制性,污染者大可愛理不理。這是我們從屋宇署學會的一課︰管戶外招牌的「認可人士及註冊結構工程師作業備考」雖然白紙黑字規定「招牌不得阻礙或減少樓宇所需的天然光線及通風」,但走到鬧區,擋人通風採光的招牌比比皆是,不少更是僭建的。作業備考淪為「作孽備考」。


實施自願性指引的建議年期還要長達三年,之後再檢討,才考慮是否立法。問題惡化的趨勢擺在眼前,政府卻拖拖拉拉,可以想像,這將成為「三年又三年再三年」的光污染無間道變奏,縱容暴力式照明繼續肆虐。


立法要有民意基礎,但這個民意基礎早已存在。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早在2007年底公布的節約能源調查,便指出有71%的受訪者認為應該「在清晨關掉廣告燈箱」,其支持度僅次於72%支持的「當沒有人在學校/辦公室時,關掉電燈及冷氣。」請留意,這次調查收集到的問卷有八萬多份之多。


立法也要參考外地經驗,所以政府文件引述東京和新加坡的例子──兩地同樣燈火通明,卻沒有管制光污染。可是,我看人家城市規劃相對得當,燈光再亮也只照在商業區裏,不像香港那樣動輒把燈光射到別人家裏別人睡床上,構成滋擾,浪費能源。偏偏香港這顆「東方之珠」,由政府帶頭鼓吹愈光等如愈繁榮進步的荒誕邏輯,商業燈光落入這個浮誇的城市裏,也不禁「入鄉隨俗」,張狂的鬥光鬥亮。政府援引外地例子,卻又把不同地區應用燈光的細節和對民生造成的滋擾一筆抹去,似有逃避監管之嫌。


香港的商業燈光用得極致,堪稱獨步全球。你看同一間國際名店Prada,在中環旗艦店亮起的燈,跟全球各地的分店就是兩個樣,筆者比較過該商號在新加坡、台北、北京和泰國等店鋪的熄燈時間,發現只有香港最過分。那塊橫跨兩條街的大型戶外招牌,幾乎通宵不滅,多次被投訴為光污染大戶。本地招牌鬥光鬥閃,已經演變成惡性循環。我很懷疑,單靠自願性質的守則,能否在這些商業行為中,打出一個缺口。


至於顧問報告提到「約87% 的一般居民認為戶外燈光裝置有助提供安全環境,減少罪案」,容我再補一筆。照明有助保安,但過強的燈光卻徒惹反效果。須知當人處身強光下,瞳孔會收縮,反而愈難看見匿藏暗處的歹徒,後果只會更危險。說穿了,這只是常識。我倒不明白,撰寫報告的專家為何都沒有提及。


筆者不反對燈,但反對浪費的燈、滋擾的燈。要管制光污染,最簡單的做法是把燈照到應該照的地方,而不是照著他人,無端浪費能源,構成滋擾。如果你有想過文首的三道問題,那最簡單的規管方法有二:一、制訂戶外燈光的熄燈時間 (這方面可參考香港地球之友的企業《熄燈約章》,業者反應正面。) 二、禁止在住戶外牆架起燈光招牌。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