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1-02-21

 

光污染也有階級之分?


尖沙嘴豪宅「名鑄」(Masterpiece)至少十戶住客,不滿鄰近商場TheONE屋頂的大型燈光招牌構成滋擾,其中一戶通過律師事務所向筆者求助,擬提出民事訴訟,禁制光污染行為,有望成為全港第一宗控訴光污染得直的案例。


富人可訴訟窮人賣屋避燈


TheONE的「暴力式照明」,一個月內嚇走三位潛在租客,戶主不得不把租金叫價大減四成,由六萬五千元減至四萬元,還要加裝厚厚的遮光窗簾才租得出。男戶主自我挖苦:「『搵鬼要』代表『無人想要』。偏偏之前三位睇樓客,全是『鬼佬』,係咪代表『鬼都唔要』?」


「名鑄」最貴的單位,賣一億五千萬元。而該豪宅的J室單位,首當其衝面對TheONE招牌的強光。J室平均呎價約一萬六千
元,目前尚有十八個未售出單位。如果光污染令每戶跌價一成,推算下來,發展商大概會少袋四千七百萬元進帳,所以別小看光污染的遺害。


投訴人有財力有學識,懂得據理力爭而且負擔得起訴訟費。也因此,TheONE在壓力下已經作出改善。可憐同一天空下,許多香港的基層市民,即使同樣飽受光污染之苦,待遇卻天差地遠。


過去三年,筆者處理過的光污染個案不下一百宗,其中有兩個案例,印象至深。第一個發生在大圍的住宅區。一家連鎖式經營餐廳在人家外牆懸起僭建招牌,通宵閃動,叫住戶苦不堪言。分明是僭建,但屋宇署「好少理」。晚晚又紅又綠的在閃,把戶主折磨得要看精神科醫生,更有冤無路訴,只能在窗外掛出大幅「此燈令人瘋,營商者無良」的控訴橫額。結果如何?非法招牌繼續存在,苦主連同周遭共三戶人實在受不了,唯有賣掉房子逃避暴力的燈。


凌厲強光入室疑奪命


另一個案,事主馮婆婆在我們登門造訪一年後逝世。「媽媽身體變差、辭世,一定同那盞燈有關。」兒子JohnFung斬釘截鐵地說。


那個招牌一直是馮婆婆心頭之恨,因為它非法釘到她的外牆上。她曾召警協助,但勸誡的警員甫離開,工人又快馬加鞭硬再豎起招牌,製造既成事實。對於這分明是僭建的燈光招牌,屋宇署幾近無動於衷。尤有甚者,招牌宣傳的商號根本不在樓下,而是幾條街以外的食肆———它把自家宣傳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了。接下來的一年多,馮婆婆被逼搬到客廳睡,身體狀況每況愈下。


○七年十月底,我聯絡上兩位立法會議員、一位區議員和幾位記者,打算一起去拜訪馮婆婆,聽她對於窗外那盞僭建射燈的陳述———它在這年多來,是如何折騰這位長者,而屋宇署又如何只懂得按本子辦事。沒想到,成行前兩日,也不知是不是走漏風聲,這個「賴死唔拆」的招牌突然被拆下。


行動做不成。「可惜嗎?」有朋友問。「有一點,因為無法讓市民知道香港的光污染有多嚴重。」但我說︰「這也好,至少老太太不用再受光滋擾的折磨,算是有交代。」我到過馮婆婆的客廳和睡房,領教過這盞燈的凌厲威力。


馮婆婆之後,我們拜訪過白田邨的丘女士,之後還到過灣仔、銅鑼灣、荃灣、大角嘴、黃埔花園、跑馬地、將軍澳、荔枝角、尖沙嘴……原來令人氣憤的燈,不止一盞。光污染,像瘟疫般在城市蔓延,而且燈愈開愈光、愈開愈夜,由入侵公共空間,到鯨吞私人領域。


去年底,有立法會議員在議會說香港是東方之珠,不宜管制光污染,用電「應用則用」。聽罷嚇一跳。議員大概沒想到,善用燈光,拒絕暴力的燈,東方之珠才能變得更綠、更有內涵。


拒暴力燈東方之珠更綠


明白民事訴訟破費,可免則免。但我也實希望戶主能堅持訴訟,一來製造輿論,令更多人關注及討論問題;二來若果得直,便可成為案例,增加普羅市民申請法援的成功機會,為無權勢的人打開一扇門,跟暴力的燈「打過」。


TheONE樓下的地鋪時裝品牌Chocolate,大幅外牆同樣閃得令人眼花繚亂,強光登堂入室,直搗對面樓的住房。光污染影響著廣大市民。我們不樂見它還分階級,只有付得起錢和時間者才得到關顧。


香港地球之友關注光污染,並不完全著眼於關上一盞燈,能省下多少度電、減少排放幾多溫室氣體。筆者尤其關顧的,是「愈光=愈繁榮」背後那套鼓吹浪費資源、不顧公義的吃人經濟發展論述,究竟還要社會賠上多大的代價?環境局最遲會在三月底向立法會呈交管制光污染的顧問報告。政府有無心解決光污染問題,大家拭目以待。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