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信報財經新聞
香港理工大學土木及結構工程副教授 熊永達
2011-09-02

 機場規劃大綱的十大謬誤 (參考文章)


《香港國際機場2030 規劃大綱》的3 個月公眾諮詢,至9 月3 日完結。筆者在7 月11 日在本報發表〈十問《香港國際機場2030 規劃大綱》〉的文章,試圖引起討論,個多月過去,落得失望。


一如所料,在炎炎的暑假,知識分子休暑,傳媒找不到切入點,帶動不起討論,社會對《大綱》的回應平淡如水,似乎只有負責推銷第三條跑道的機管局、航空業界和個別環保人士在交鋒,機管局被迫得緊,近日交出了幾份顧問研究報告,這樣「擠牙膏」般的發放資訊,肯定招致惡評。


我不想惡評機管局,特別是負責推銷的幾個主事人,他們確實有「打好這份工」的美德,奔波勞累,笑由人。可是事與願違,他們的主子:房運局的高官,只作壁上觀,不願出頭,他們就是有把好事搞壞的能量,令人嘖嘖稱奇。


競爭力無關跑道多寡皇帝不急太監急,我不願當太監,不過,太史公都是太監,我也無所謂了。我以為要搞好香港,匹夫有責,討論中的謬誤,必須澄清,以正視聽,保持公眾討論和決策的水平。


諮詢期就過,我把觀察到的十點謬誤,逐一列舉,期望能在最後階段,如投石入海,擊起一丁點漣漪,為機場規劃做一丁點事。


謬誤一:不贊成建第三條跑道的人,為反對而反對,阻住地球轉。航空業界,包括機管局普遍持有這強烈意見,認為提出異見的人,只會拖慢發展,白白讓賺錢的機會溜走。


業界要求機管局把經濟效益愈吹愈大,大得令人目,似乎業界急得不再講理,遑論以理服人。建第三條跑道,對你有益,對人家又有什麼好處呢?


家住東涌的居民就問,在機場打份月入僅過萬元的工,每月交通費幾千,走不出東涌,差不多與世隔絕,怎麼辦?業界和機管局的頭頭,是否要放下有色眼鏡,停一停、想一想,不同的意見是否毫無道理?


謬誤二:跑道愈多,競爭力愈強。有人不停的講,深圳機場最終建3 條跑道,廣州5 條,它們必會超越香港,我們不增跑道不行。散播這言論的人,似乎又到了狗急跳牆,不講道理。


根據國際機場議會(Airports Council International)2010 年的數據,2 條跑道的倫敦國際機場,比6條跑的底特律國際機場、4 條跑道的波士頓國際機場,和4 條跑道的東京成田國際機場還繁忙,升降的飛機更多。明顯地,機場的獨特性決定它的競爭力,遠比跑道的數量為甚。


謬誤三:公眾先要通過建千億計的第三條跑道,機管局才可進行億計(或小於億計)的詳細環評研究。發放這言論的人,肯定不知環評的功用。環評的目的首先是要避免發展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次而減少、再次而壓抑破壞。沒有詳細環評報告而要公眾決定建第三條跑道,是本末倒置。


再者,要人家給千億,才肯用1 億,是那門子的邏輯?


謬誤四:建第三跑道未有詳細環評報告,即沒有實際可行建議,減少機場生態環境破壞。機管局似乎忘記了機場在1998 年開業,已營運了13年。1989 年決定建機場時,環評列明數十項壓抑生態環境破壞的建議,要求政府及機管局執行。


機管局理應提交個審核報告,說明執行這些建議的效果,哪些建議有效,哪些建議無效,哪些建議可行或不可行,應一目瞭然。機管局怎可能不知有哪些實際可行措施,減少建造第三條跑道的生態環境破壞,而不斷反問環保團體應怎辦?


謬誤五:飛機排放只佔碳排放的2%微不足道,再加上科技發展,飛機更省油、少排放,甚或用另類淨潔燃料,到2030 年,碳排放、廢氣排放和噪音排放都能自然解決。


若這邏輯成立,那麼個人對環境造成的破壞更微乎其微,我們還需要約束自己,減少自己對環境一點破壞嗎?持這論點的人叫好了,因為國際航空組織都制訂了減排條款,飛機製造商努力跟隨,航空公司也努力,我們機場有福了,什麼也不用做了。


深廣威脅論不成立


謬誤六:珠三角政府為減排達成協議,到2030 區內總體排放減少40%至55%不等。香港機場的航班由現時約30萬,增至2030 年時約60 萬也不會令空氣污染惡化,空氣質素能達標。我們真的幸福了,有「阿爺」照顧,我們可以丟垃圾,丟更多也不會填滿垃圾桶。


謬誤七:我們不建第三條跑道,深圳和廣州會取代我們的國際機場位置,因為它們有更多跑道,慘矣。


這說法只有一種境況下是對的,即「餅」是不會大的,你吃了一口,我就沒有了一口,我現在吃得飽飽的,你就是簞食瓢飲,我也不會作絲毫容讓。


實況是, 「餅」卻愈造愈大,區內的1.2 億人口愈來愈富,愈來愈多人坐飛機。那,這說法只有一種含意,我現在吃山珍,但人家準備吃海味珍禽,我也要吃盡鮑參翅肚。


謬誤八:機場支持55.6%GDP 和47.3%就業,何等重要,不支持建第三條跑道的人罔顧經濟和就業。這等於說,我們的特首,負責支持100%GDP 和就業,為何我們可以不支持他。


機場對經濟和社會的貢獻是不爭的事實,它維持香港和世界聯繫,確立香港國際城市的地位,但有沒有第三條跑道,都理應如是。第三條跑道如何增強香港的國際地位,我們是否可以直飛「金磚四國」或其他冒起的大城市呢?

謬誤九:投資建第三條跑道,比改善現有的兩條跑道回報更高。三條跑道方案到2030 年將帶來1670 億元收益,兩條跑道只有1200 億元。香港建造商會於2011 年7 月19 日,在立法會經濟發展事務委員會的發言指出,若以每1 億投資產生的回報計算,三條跑道方案投資額為862 億,那每億投資回報不到2 億。


兩條跑道更具經濟效益


兩條跑道方案投資額234 億,每億投資回報超過5 億,那兩條跑道方案不是更有投資回報效益嗎?


謬誤十:建第三條跑道增加就業,勞工團體義無反顧,大力支持;三條跑道方案到2030 年新增直接職位7.9 萬個,兩條跑道只增加3.9 萬個,當然是3 條跑道好。這說法似乎是:製造多就業的就好,就支持。那好,若果把千億投資放在支持工業或服務業,不是更好嗎?


郭台銘的富士康投資不到千億(維基網稱56 億美元),總員工有近120 萬。


筆者<十問>再加<十謬誤>,目的不是反對建第三條跑道,目的是要鞭策機管局和當局,作為世界一流的機場,我們必須精益求精,有領導的風範。我期望當局能基於今次諮詢的成果,改進《大綱》,實事求是,避免隱惡揚善的表達手法,制訂更具體的規劃,說明機管局和當局的責任,可以做和將會做的工作,提升服務,提升競力,避免和減少生態環境破壞,達至全民共識,把好事辦成更好的事,幸甚。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