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2年4月20日

別被焚化爐燒壞腦!



焚化爐出沒,小心「燒」壞腦!

環境局嘴裡說多管齊下回應廢物問題,實際卻偏重焚化。近日,該局為爭取立法會支持撥款興建焚化爐,不惜全方位動員,找人搖旗吶喊,挑起環保團體的敏感神經。期望,被動員的人沒被政府的焚化爐大計「燒壞腦」。

焚 化技術不是解決垃圾問題的上策,但基於本港現況(而這現況,很大程度是由現政府怠慢源頭減廢一手造成的),它似乎成為必然之惡。但這不代表我們該全盤擁抱 焚化。政府必須有輕重之分,把心力優先花在落實廢物收費、推行生產者責任規等源頭減廢的治本策略上,而不是嘴巴說重視減廢,一雙手卻急不及待要付大鈔蓋焚 化爐猛燒資源。不用水晶球也能預告,第一座爐子還未投產,政府便會宣布垃圾太多,要求增建第二座。就是因為看不見政府的減廢決心,現階段我無法接受它提出 的焚化方案。

多建一兩座焚化爐有何不妥?兩座焚化爐每日要吞掉六千噸廢物,要是爐子吃不飽,便要額外用燃料來維持高溫,以防出現致癌物二 噁英。為確保焚化爐「有啖好食」,政府注定要放軟手腳,推動生產者責任和廢物收費等工作便變得多餘。製造過度包裝和浪費食物的人當然最高興,因為他們不必 為自家的環境責任負責。但我們為什麼要為污染者埋單找數?

再說,環境局早前推出焚化爐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時,極不尋常地提出「石鼓洲」和屯門「曾嘴」兩個選址,而非按慣例只提一個。環團質疑,政府此舉正是為興建第二座焚化爐而鋪路。

當局一直迴避推動廢物收費政策,也佐證它無心減廢。事實上,邱騰華擔任環境局局長翌年,曾私下透露任內不會推出有關法規,無視前環境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曾承諾於2008年推出法案。政府不錯是剛完成廢物收費的公眾諮詢工作,可是打後還有不知幾輪的後續諮詢和研究工作。

說穿了,這場諮詢不過是門面工夫,要不,諮詢文件斷不會冠上「廢物收費是否可行?」這種無稜兩可的標題,而是乾脆俐落的「如何有效落實廢物收費公眾諮詢」,實牙實齒提出具體難題,迎難而上。

試想想,政府推出機場擴建計劃時,可曾諮詢公眾需否擴建?曾經問過我們能承受擴建帶來的交通流量和污染嗎?再遠一點的高鐵項目,政府更直接提出撥款申請,並且訂下完工的時間表,哪像減廢般拖拖拉拉?

大家也別被不即時興建焚化爐,堆填區就會爆煲的「口術」嚇倒,因為三個策略性堆填區的擴建計劃中,除將軍澳堆填區規模較小外,屯門和打鼓嶺擴建工程,相等於兩個等量齊觀的大型堆填區,預計至少能使用二十年,足以讓我們來一場全民的減廢運動。

容 我再說一次,我並非盲目反對焚化技術,只是反對政府側重焚化的錯置廢物管理思路。事實上,我服務的香港地球之友,早於2009年便聯同學界和民間智庫,推 出《減廢六千.三三歸零》的可持續減廢方案,以「資源全回收、垃圾零填埋」為目標,透過「避免製造廢物」、「源頭減廢」為本,「回收」次之,「焚化」、 「堆填」為末的四大方向,出謀獻策。

如果港府決心在未來兩年推出廢物收費、生產者責任、堆填區禁令、推動本地回收再造業、以身作則全面實 行環保採購等減廢政策,爭分奪秒執行上述措施,香港每日需要處理的都市固體廢物量可在三年內下降,並在十年內大幅減少三分之二或六千公噸。至於剩餘的三分 之一,即使無可避免要丟入焚化爐,每日處理量也可壓縮至三千公噸之內,不必興建第二座焚化爐,並且有效延長堆填區的使用壽命。

除非政府拿出決心實施以上減廢方案,否則我看不出有誰會支持它的焚化爐計劃──除非燒壞腦。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