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明報
2012年4月18日  

焚化爐有需要急急上馬嗎?!


香港環境局早前公布石鼓洲焚化爐150億的天價造價,嚇破全城,並要求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於4月20日會議上盡快通過,繼而於7月1日前向財委會申請撥款。環境局之所以夠膽急就章,皆因當局一直常用的「迫在眉睫大法」已漸見成效,市民早已認定3個堆填區即將爆滿這個事實。然而,這個「迫」是否就如環境局的所講那樣「急」?焚化爐又是否唯一最有效解決這個「燃眉之急」的方法?


事實上,環境局的所謂「急」,原來早於26年前已經啟動。筆者翻查環保署1986年成立後涉及廢物管理政策的多份重要文獻,發現政府長年明白垃圾問題的迫切,並且不斷發出「廢物預警」(簡稱「廢警」),預告堆填區即將2010年爆滿。可是,轉眼26載,「廢警」原來已先後修訂為2012年,後又再改為2016年至2018年。香港的廢物問題的確嚴重,因為我們人均垃圾製造量不單創歷史新高,達每日2.67公斤,更遠超全球34個發達國家,但是斥資150億巨額興建末端垃圾處理設施,又是否急於是屆立法會的最後3個月任期內倉卒通過?


環境局多次反駁,認為環團提出的源頭減廢方案遠水不能救近火,未能對應今天廢物迫爆的「急」。不過,台北及韓國(南韓)的垃圾按量收費經驗讓我們知道,以垃圾收費為主的一籃子減廢方案一旦落實,垃圾的總棄置量可以在3至5年間大幅減少至少五成。相反,如按今天環境局的建議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最快也要在2018年投產,廢物處理量也只不過每日3000公噸,即三分之一的都市固體廢物量。一條簡單的數學邏輯,垃圾收費的成效,可於第5年減少一半垃圾,相反,焚化爐的成效要在第6年才減掉三分之一垃圾,哪一個廢物管理方案更能緩「急」,答案顯而易見。


若然,怕垃圾收費的成效未來得切嗎?我們仍有3個計劃擴建的策略性堆填區。須知道,除了將軍澳堆填區的小規模擴建外,屯門及打鼓嶺堆填區擴建工程之浩大,足足等於多起兩個同等規模的堆填區,如同步全速推動源頭減廢工作,預計至少使用超過20年。雖然,堆填區同樣是末端處理設施,但每噸的廢物處理成本只需168元,較石鼓洲焚化爐估計的每噸廢物處理成本1000元,足足相差6倍。由此可見,焚化爐既不能緩「急」,成本亦相當昂貴,草草下注,等如燒銀紙一樣浪費。


草草下注 等於燒銀紙一樣浪費


筆者不否定當代焚化爐的先進技術,但問題是否有必要選擇在今天興建。150億的投資固然龐大,必須深思熟慮,但我們更要考慮,焚化爐一旦上馬,而源頭減廢方案——垃圾收費、生產者責任、廚餘回收等政策,則沿用今天的「諮詢、再諮詢」手法胧速推行,恐怕石鼓洲焚化爐未投產,環境局已再發「廢警」,要求再斥資興建第2座焚化爐了。


區詠芷
香港地球之友副環境事務經理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