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南方都市報(廣州版)
2012年4月16日

 

香港垃圾處理的「台北經」


筆者註:當香港政府還在推動減廢上拖拖拉拉之際,廣州政府已坐而起行就「垃圾不落地」在社區做試點計劃。詳情見:http://news.gd.sina.com.cn/news/20120412/1275117.html


香港人是超級垃圾蟲。


此話怎解?在1974年至2004年間,香港人口增加了一倍,但同期產生的垃圾量激增六倍。如果不是條肥肥大大的垃圾蟲,廢物量為何會如此不成比例地飆升?我把比較的時序刻意鎖定在2004年,是不想把廢物大增的原因,推卸給2003年後才實施的“自由行”計劃上。


垃圾量不斷增加,治本對策是推出以源頭減廢為主的廢物管理策略。雖然香港政府上周完成廢物收費的公咨詢工作,但當局對於興建超級焚化爐、擴建垃圾掩埋場等治標方法仍然有明顯傾向。這兩年間,它不斷遭到強烈反對,顯得進退失據。


對於台北成功推動“垃圾不落地”及“垃圾按量隨袋收費”等減廢經驗,香港官員總有諸多借口推搪,不是說我們的高樓大廈不方便回收,便是批定香港人不會乖乖“定時定候”帶垃圾袋下樓。不是要照搬台灣的一套,只想問,台北難道沒高樓大廈?有決心推動廢物收費的話,便該專注解決問題,哪會把樓高當作擋箭牌?


台北能有效減廢,有兩大因素。其一是政府過去倚重焚化爐,惹來各地抗爭,不得不下死功夫做好減廢;其二是馬英九擔任台北市市長時的政治視野及決心。


向大眾收垃圾費,縱使不是髒活,也絕不討好,恐怕很少官員想沾邊。台北市曾推出垃圾收費,結果失敗收場。馬英九上台後捲土重來,絕對需要勇氣和意志,可以說是把自己的仕途也押上了。也因此,當年的小馬哥化身減廢代言人,隨身攜帶垃圾袋。出席婚宴,往往在美言之後掏出垃圾袋,請新人回答垃圾費隨袋徵收的“垃圾問題”。他也會趁市政府開會,向官們抽問垃圾收費,不懂答案者要罰錢,務求把減廢成為整個市政府36個局處團隊的共同任務。


2010年的上海世界博覽會,把台北市的減廢經驗表揚為最佳城市案例。在Youtube上搜索“2010台北市廣告垃圾零掩埋”,看到片末,會留意到“感謝全體台北市民的努力”的文字,凝造全民參與的歸屬感,和對土地的共同關懷。這,顯然較減少了多少廢物這個數字,更來得意義重大。


對廣州來說,是否照搬台北的一套不打緊(其實台中、台南各有不同的成功方案)。重點是,廣州試行廢物減量方向正確,不妨總結別人的經驗,加上決心和勇氣,相信總會走出一條自家品牌的減廢路來。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