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香港經濟日報
2012年4月3日

 

來一場七百萬人減廢的社會運動



香港人要有心理準備,償還兩百萬公噸的垃圾債。


事關上星期環境局游說立法會議員支持撥款233億元興建焚化爐、擴建堆填區等設施不果,一旦立法會最終否決撥款,預期落成焚化爐的時間表至少會拖慢兩年。而這兩年的代價,是21.9萬公噸垃圾將被丟到堆填區,加快堆填區的壽終正寢。


焚化爐違減廢 不獲撥款


把上述兩百多萬公噸的垃圾堆疊起來,足夠塞滿14座交易廣場(每座樓高52層),成為中環的垃圾地標,意味處理廢物的壓力更加迫在眉睫。


筆者並非批評立法會議員在撥款上「阻頭阻勢」,相反,我認同大部分議員「做好呢份工」,監督政府施政。因為,今日廢物爭議的困局,很大程度源自香港政府這十多年來的不知反省,或者知而不行,以為有錢興建高科技的堆填區和焚化爐,便不必做好源頭減廢,種下惡果。


上星期的立法會上,多個黨派的議員便指出,申請撥款的時機正值新舊政府交接的尷尬期,加上焚化爐等措施與梁振英以源頭減廢為主的施政理念相違背,質疑一旦批准撥款,下屆政府會否繼續執行。


梁撐廢物徵費 源頭減廢


對於廢物問題,梁振英月前在環保團體的施政論壇上,明確表示除非沒辦法可想,否則不建議興建焚化爐。他還相信,香港社會有條件,也該是時候來一場全民減廢的社會運動。他當時是這樣說的:


「社會已經有足夠的社會意識去試做一件事,如果當選行政長官,願意和環保團體和700萬市民去推動一場社會運動,這場社會運動是調動積極性,從家居、從工商業循源頭減少固體廢物。為甚麼我說有這個社會意識?過去有兩個經驗,(第一)是推動減少菜式數目,由8道菜減至6道菜,初時以為訂酒席者、酒樓方面會反對,但原來不是,大家都願意為香港的環境去做,而並非為省錢而做,因為省不了多少錢。推行幾個月以來,反應十分好。(第二)城市大學的廚餘問題一樣如此,同學們、老師們、職員們在點飯菜時,從源頭減少數量,餘下的廚餘再送到魚糧廠,結果效果比預期好。」


梁振英又說支持落實廢物收費政策,並且從「工商業方面先覑手,從小範圍覑手,減少不必的廢物,再擴展計劃至家居。」總的來說,先把這些源頭減廢的措施做好,「唔掂再想其他辦法。」


堆填區任內爆滿 忌歎慢板


雖然我對候任特首有很多保留,但平心而論,單從政綱出發,梁振英無論在理念和目標都相對清晰,讓不少環保團體寄予希望,期望能扭轉刻下的困局。事實上,觀乎台灣、南韓的成功廢物管理經驗,都有一個共通點值得候任行政長官借鑑,那就是必須有承擔,承諾會做各方面的減廢工作,才能取得社會的信任。


然而,梁振英當下面對低民望、高爭議的格局下,上任後面對的棘手問題肯定一籮籮,究竟會否把廢物議題提早處理?又如何有效凝聚社會共識,建構一場全民減廢的社會運動?存在變數。


可以肯定的是,將軍澳堆填區將會率先在梁振英任內率先爆滿,意指他再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放軟手腳,無視垃圾圍城的威脅。到時候,廢物危機引爆的政治炸彈威力恐怕更大。既然如此,不如好好準備,認認真真推動一場全民減廢的社會運動吧!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