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of the earth
  • Bookmark and Share

星島日報
2012年3月26日

 

垃圾有價 減廢才是王道!



政府打算豪花一百五十億元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每日燒掉三千噸的垃圾。粗略計算,每噸廢物的處理成本高達一千大元(未計收集及運輸的開支),真箇垃圾有價。


這還不止,環境局今日更會游說立法會議員,支持政府撥款八十四億元,擴建將軍澳及打鼓嶺兩個堆填區;而擴建後的垃圾場,只夠使用多六至十年。政府未說的,還有稍後提出擴充屯門稔灣堆填區的九十億元開支。就是說,這三筆消滅廢物的總使費,超過三百二十億元。


三百二十億元用得其所嗎?政府會告訴各位,都市固體垃圾的回收率超過五成,已經好高,剩下來的廢物——那管還有大量廢紙塑膠玻璃木材未被回收——只好靠燒掉埋掉處理。誠然,我們的回收率是很高,但政府從來不願坦承的是,我們製造的垃圾更多。這意味縱使回收率再高,但不去堵住而炮製更多的垃圾,我們仍要找更多土地去堆垃圾,要興建更多的焚化爐去燒廢物。


三十年內垃圾增六倍


換個方式說明吧。從七四年至八九年的十五年間,本港增加了三成人口,同期廢物量卻多了三倍。換言之,垃圾量以每年百分之十的驚人速度增長,而每星期產生的垃圾,夠塞滿一座交易廣場。把時序拉長至三十年去看,一九七四年至○四年間的垃圾增幅高達六倍,但同一時期的人口增長卻只一倍。這樣不成比例的垃圾增長速度,合理嗎?再者,中國開放「個人遊」是○三年之後的事,因此不要把自家製造無謂垃圾的責任,推卸給別人。


說回前述垃圾高增長的年代,垃圾多得令市區十三座填堆區先後爆滿,政府逼於斥資六十億元,在九十年代中期建造三座超大型的堆填區,以應付接下來三十年的廢物處理需求。然而,垃圾量繼續脫序地有增無減,結果沒過幾年,我們又聽到政府說堆填區快捱不住,於是有了這幾年要求擴建堆填區、蓋建焚化爐的訴求。


經濟愈發達垃圾愈多,這似乎是綫性思維下的金科玉律。問題是,香港垃圾量的增幅,大得無度。很多環保團體會批評美國人「洗腳唔抹腳」的浪費生活模式,每年人均製造七百二十公斤垃圾,既揮霍資源,也炮製大量垃圾。但與香港人平均每年炮製九百七十五公斤廢物去看,我們原來才是揮霍資源的大花筒。


改變生活模式對症下藥


「我們必須改變消耗型的生活模式」,○五年,主管環保的廖秀冬為本港的垃圾問題斷對症,也落對藥,提出在加強回收和減少物體積之餘,必須減少垃圾製造量。而具體的指標,是要做到「每年減少本港產生的都市固體廢物量百分之一,直至二○一四年。」可惜在她離任後,有關政策便無以為繼。


聽過有官員說,要制訂減少垃圾製造量的目標很難。這當然難,但既然知道問題核心,便應對症下藥,而非迴避,否則日後的代價更大。日本政府在○八年提出到二○一五年時,人均垃圾製造量要減少一成,結果在○○年至○七年間,已交出減廢百分之八的中期成績。日本遊客不多嗎?消費主義不當道嗎?為何我們一定不成?


審計署○二年的報告指出,若環保部門落實一九九八年政府的《減少廢物 網要計畫》,估計由○七年起的管理廢物成本,每年可節省七億元。按此推算,由○七年至一一年五年之間,至少可省下三十五億元公帑。當政府打算灑金錢去興建焚化堆填等末端處理垃圾的設施時,減廢原來可以省錢。


今日,有破紀錄的一百二十八個團體代表或個人出席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就政府的廢物政策表態。垃圾有價,這三百多億元是否花得其所,立法會議員要把好這一關。


朱漢強
香港地球之友高級環境事務經理

 

~完~


 



  • 酷大使
  • 一齊救食物!
  • 惜食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