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投資助環保 何樂而不為?

黃思靈 香港地球之友 綠色金融顧問

金管局的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於5月宣布成立綠色金融中心後,本月中舉辦了首場名為「銀行及企業如何把握綠色金融機遇」的研討會,與會者關注到社會上對「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的期望日增,企業營運模式及融資策略都必須與時並進。

港府助推 港交所證監會配合

回顧本港今年政府在ESG方面的推動力度,可說是突飛猛進。港交所、證監會陸續推出新措施和指引,以促進業界在ESG方面的披露。金管局在8月底也簽署了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UNPRI),相信往後應該會有更多對ESG的需求和倡議。觀乎世界各地,ESG也成了炙手可熱的關注議題。要推動ESG投資,很多人(包括筆者)都認為監管機構的支持很重要。如歐盟從2018年起對財務基準分析(financial benchmarks)開始了監管,財務基準分析必須滿足一些規定才能被歐洲投資者使用,重點放在編算方法和定價的透明度。歐盟近期正在進行諮詢,打算把ESG披露也加到規例裏面。財務基準分析如果未能展示出在編製過程中對ESG的考慮,恐怕也會被視為不合格了!

亞洲則有日本為代表。日本政府養老投資基金(GPIF)是全球最大養老基金,在ESG的投入度,還真是讓人吃驚。根據2018年年報,GPIF擁有資產總值超過1.5兆美元,投資過程中百分之一百都考慮了ESG因素,當中330億美元資產進行了ESG指數投資,近日更公開徵求相關投資策略,把目前較集中日本本地的相關投資更多樣化,務求擴展到全球股票和固定收益工具。遺憾是香港對比歐洲、日本甚至中國,投資者對ESG的投資仍是比較弱。他們普遍覺得目前的數據和分析始終未能證明ESG能帶來額外回報,甚至憂慮跑輸大市。

其實市場上這方面的資訊已不少,但質素比較參差,而且亞洲區這方面還在發展階段,歷史資料可能不太足夠,這些都有機會令投資者卻步。然而,人們對於ESG應該引入一個新概念,就是:Why NOT?(為何不可?)因為以前是問Why?總要研究「為甚麼」在投資時要考慮環境、社會及管治原則。但如ESG投資的回報和一般投資的回報差不多,卻可以提升風險管理成效,同時又能為貢獻社會發展及保護環境出一分力,那又何樂而不為?

Why NOT新概念 長遠回報佳

筆者比較了恒生指數和恒指ESG指數的表現和風險,兩檔指數成分股相同,但ESG評分較高的成分股公司在ESG指數裏的比重會增加。(下表)可見ESG指數回報不比原指數差,長遠甚至更優勝,而且年度化波幅明顯較低。一個小小的比重調整,便達到了如斯效果。我不是要賣廣告,但這確實是ESG投資產品表現的實證,有望為投資者對ESG投資小試牛刀增添信心。

推廣綠色金融,能夠改變世界嗎? / Can we all make a difference in promoting Green Finance?

香港地球之友董事 麥礎允 / Serena Mak, Board Member of Friends of the Earth (HK)

當然可以!

根據全球可持續發展投資聯盟(GSI Alliance)的數據,截至2018年,在可持續發展範疇進行投資的散戶比例已增加至25%,同時,在散戶投資市場上,與可持續/綠色投資相關的產品也逐漸出現。

當我們更有意識地選擇自己的衣著及決定使用甚麼類型的產品時,也可同時開始思考怎樣管理個人財務,才能對世界帶來正面及積極的影響。

從哪裏開始呢?如同大家現在喜歡搜尋可回收的生活產品(例如玻璃/鋁飲管、便攜式杯子),我們也需要積極尋找可持續的投資機會。剛開始時選擇可能較少,但隨著需求的增長,供應必會隨之而來。例如在英國,現時已出現了專門與可持續性投資有關的存款服務。每個人都可以參與搜尋從而提高此類型需求!

想了解更多有關現時的可持續投資格局,可瀏覽根據全球可持續發展投資聯盟(GSI Alliance)發表的報告:
http://www.gsi-alliance.org/wp-content/uploads/2019/03/GSIR_Review2018.3.28.pdf

We sure can!

According to GSI Alliance, the portion of retail investors that is investing in sustainability has increased to 25% by 2018, and we have started to see sustainability / green investing related products being available in the market for retail investors. 

As we make more conscious choices around what we wear and what we use, we can also think about where we can manage our personal finances in a way that will bring positive impact.

Where can we start? Just like how we proactively go and look for recyclable products (e.g. glass / aluminum straws, portable cups), we also need to proactively look for investment opportunities in sustainability. It may be few and far between at the beginning, but as demand grows, the supply will also follow. For example, in the UK, there are now deposits that specifically ties to sustainability investments. We can all participate in the search and drive up the demand!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sustainability investment landscape, the GSI Alliance report is available here:
http://www.gsi-alliance.org/wp-content/uploads/2019/03/GSIR_Review2018.3.28.pdf

港推可持續基建標準 迎綠色一帶一路

【意見交流園地】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兼政策研究院主管黃元山、研究員江俊燊及羅文婷

近日聯合國氣候峰會上,瑞典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直斥各國在氣候轉型上只有空談,缺乏實質減碳行動,成功引起各地關注。

要減低經濟活動對環境的損害,一派學說認為發展和環保從來勢不兩立,只有從根本上限制經濟成長,才能防止經濟發展無止境地蠶食環境和資源。

然而,今天最急需基礎建設、經濟發展的貧窮國家,在歷史溫室氣體的總排放佔比其實微乎其微;若然要他們犧牲發展來減緩全球暖化,似乎又有失氣候公義。

發展和環保 並非勢不兩立

而且,魚與熊掌是否必然不可兼得?其實也不一定。兩全其美的做法,應當是建立一套全面的可持續基建標準,支援發展中國家在可持續發展的前提下,發展基建和經濟;而一套全面的基建標準(Standard),應該要涵蓋基建發展的完整過程。

正如建房子必須先有設計圖才能按步施工,可持續基建亦先需要有一套全面的標準,清晰界定何謂「可持續基建」,整個流水作業方能順利運作。

全面環保標準 實踐氣候公義

可惜的是,目前的可持續基建標準在這方面仍有不少改善空間,或許正窒礙了可持續基建投資的發展。

基建項目的生命周期包括規劃、設計、融資、建造和營運等等多個階段,當中的可持續發展因素錯綜複雜,需要全面而一致的考慮。若然不同階段使用不同的標準,而這些標準之間的出發點或考慮亦各有不同,基建發展的過程就容易受阻,同時亦妨礙了投資者等不同持份者之間的協商和溝通,增加了整個過程的交易成本。因此,建立一套涵蓋基建發展完整過程的可持續標準,將掃除可持續基建發展的一大障礙。

然而,目前坊間的可持續基建標準雖然五花八門,但大多只涵蓋基建過程的某些特定階段,尚未能發展出一套全面而一致的可持續基建標準。

大體而言,工程界別的行業自願性準則如CEEQUAL®和Envision等一般涵蓋規劃和設計的階段,而金融機構如亞投行、國際金融公司等的內部評估標準則多着眼於融資階段。這些標準之間缺乏協調,或導致基建項目於不同階段的考慮因素互有衝突。在「綠色一帶一路」倡導中,中國曾提到要將生態環保標準融入基建發展的「各方面和全過程」,或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契機。

亞開行國際經驗 可堪借鑑

雖然目前國際上仍未有一套完整涵蓋整個基建過程的可持續標準,但部分機構在跨階段參與基礎建設的嘗試,仍足可借鑑。

舉例來說,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在融資階段之外,亦會參與設計階段的工作。換言之,亞洲開發銀行並不只是被動地在項目融資過程中進行篩選,更會主動參與項目的設計,例如探討如何在基建設計中融入氣候風險的考量。相較之下,亞投行(AIIB)等其他國際發展機構則只進行投資篩選而不涉足項目設計,或未能充分推動可持續基建的發展。

港綠色金融中心 應善用優勢

另外,瑞士巴塞爾全球基礎設施基金會開發的SuRe®標準可謂業內較完善的可持續基建技術標準,大致上覆蓋由項目「規劃」至「營運」的「全生命周期」評估,並融入對抵禦氣候變化、提供生態系統服務和自然資本等全面考量。SuRe®更將61項技術指標劃分為環境、社會和管治三大範疇,以更緊密地與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投資結合。不過SuRe®目前的跨階段銜接仍然有限,主要側重於技術層面的應用,不少技術指標和細節未必直接與融資決策相關。

近年香港積極推動綠色金融,承擔國際金融中心的氣候責任,為人所樂見。在可持續基建方面,香港亦應善用自身在金融業和服務業的優勢,推動全面可持續基建標準的發展。金管局早前宣布在基建融資促進辦公室下成立綠色金融中心,為業界提供技術支援,亦應着眼於香港在可持續基建發展的角色,尤其是在整合一套完整涵蓋整個基建過程的可持續標準。這既是響應中國「綠色一帶一路」倡議,亦是履行香港作為發達地區對於實踐氣候公義的義務。

文章原載《香港經濟日報》2019年10月8日

環境、社會與管治 (ESG) – 深入的效益分析 / Environment, Social Governance (ESG) – NOW I SEE YOU

香港地球之友綠色金融顧問 Mostafa Monira Firdouse / Mostafa Monira Firdouse, Green Finance Advisor of Friends of the Earth (HK)

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不少公司面臨著業績上甚至經營困難的壓力。員工們每天為履行日常職責爭扎求存,因此公司要推行新計劃時往往會遇到阻力。尤其人們普遍認為,要推動環境、社會與管治,必然是大型、複雜及昂貴的,但事實並非這樣。為了令公司更有效發揮,公司管理系統需要根據企業性質和規模而不斷改變,而這便是環境、社會與管治引致的直接業務收益。有效地節約和使用能源及材料有助於降低生產成本;減少廢物和排放以及進行回收,可大規模減少一直增長的廢物處理成本。實際上,企業也可將某些有機廢物轉化為燃料或能源,從而提高公司的可持續性及節省業務成本。環境、社會與管治亦可以幫助公司建立流程,根據行業標準計算其支出基準,並確定潛在的生產和營運成本。

同樣地,一些公司經營上的切實效益可透過改善「社會」方面得以實現。清晰、透明的人力資源政策和程序可改善員工和管理人員之間的溝通,這有助於預測並避免出現勞工問題。另外,有效的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程序,能幫助公司識別工作場所和員工執勤過程中的風險,並減少甚至消除潛在的負面影響。這不僅可減少工作導致的傷亡,還為經營上帶來好處,例如降低缺勤率及員工流失率,以及減少員工補償金。

簡單來說,環境、社會及管治的效益,可延伸至不同的管理範疇,包括公司業務對環境的影響、員工和其他外部持分者。

現在,我們應把重點帶到,環境、社會及管治可在多大程度上幫助公司進行可持續發展。我認為,現時企業正面臨著許多重大的環境和社會挑戰,目前面臨的迫切挑戰包括:(1)能源和原材料成本不斷上升(2)環境和員工監管機構的力量及影響力不斷增強(3)消費者對環境與社會問題的意識和關注迅速發展。以上問題促使投資者不得不在投資前先考慮公司的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因此,我的結論是,良好的環境、社會及管治表現能透過風險管理,確保長遠投資收益。

隨著亞太地區監管機構引入新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披露指南和管理要求,亞太市場對環境、社會及管治數據的關注正迅速增加。這種趨勢尤其受到股票交易市場的推動,主要原因是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被視為優質海外投資的評價工具,另一原因就是投資者和政府愈發關注公司如何建立長遠價值。在此,我想特別提出幾點,希望大家思考一下:

  • 香港交易所應訂立一套驗證要點,令本港環境、社會及管治政策盡快與國際標準看齊嗎?
  • 除了繳稅以外,企業還採取了哪些措施/合作計劃來應對氣候變化、從而推行保育及保護生物多樣性?
  • 撰寫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時應同時考慮合約員工,以提供社會安全網。
  • 社區投資應根據法規/政策進行規劃。
  • 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的監察應與可持續發展目標(SDG)保持一致,對準全球性普世目標。

In the current economic climate, companies are under pressure to perform or even just survive. New initiatives are often met with resistance as people struggle to keep up with their day-to-day responsibilities. Some people think that an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governance must be big, complicated and expensive part to play. But that is not really true. To be effective, a management system needs to be scaled to the nature and size of the company. That is what ESG is leading through direct business benefits. Conserving and using energy and materials more efficiently helps to reduce production costs. Reducing waste and discharges, and recycling can minimize costs of waste disposal, which have been steadily increasing over time. In fact, a company can convert certain organic waste into fuel or energy to maximize sustainability and costs savings for the business. ESG can help a company to build processes to benchmark its expenditures against industry standards and identify potential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al cost savings.

Parallelly, same tangible benefits can be realised on the social side. Clear, transparent human resource policies and procedures improve communication between workers and managers. This helps to anticipate and avoid labour problems. Effective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management procedures will enable a company to identify workplace and process hazards, so you can eliminate them or reduce their potential negative impacts. This can not only reduce injuries and fatalities but can also lead to bottom-line business benefits such as reduced absenteeism and worker turnover, and lower insurance premiums for workers’ compensation.

ESG simply extends that approach to the management of the impact of company’s business on the environment, workers, and other external stakeholders.

So, the question is, to what extent ESG can help a company’s sustainability. In my view, companies are confronted with a number of significant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challenges. The immediate challenges are: (1) Increasing energy and raw materials costs (2) Growing power and influence of environmental and labour regulatory agencies (3) Rapidly evolving consumer awareness and concerns about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issues. These are leading investors to look at company ESG performance before investment. The idea is, good ESG performance will ensure long term investment benefits through risk management.

ESG data disclosure in Asia Pacific market is rising rapidly as the region’s regulators introduce new ESG reporting guidelines and stewardship requirements. This trend is especially driven by stock exchanges since ESG reporting seen as a proxy for good foreign investment and investors and governments are increasingly concerned with how companies are building long-term value. So, I would like to flag that:

  • HKEX should have point of validation, ESG POLICY is compliant with international standard?
  • Apart from the tax paying, what are the initiatives/collaborations that company is taking to tackle climate change in context of conservation and protection of bio-diversity?
  • Contracted workers should be counted in ESG reports to ensure social SafetyNet.
  • Community Investment should be planned under regulation/policy.
  • IMAPCT Monitoring should be included and be aligned with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 to aggregate at global goals.

綠色金融 多贏共生 / Green Finance to Create Shared Value

香港地球之友綠色金融顧問

今年有智庫團體進行「全球宜居城市指數」統計,除了生活水平、政治環境、基建設施等指標,生態規劃亦被納入考量當中,各個城市的評分有升有跌,而香港的宜居指數則較去年下跌。於物價飛升的現今社會,諷刺的是宜居指數每況愈下,特別是人類為求解決社會問題,不惜犧牲生態環境作為代價,以香港政府早前有意將郊野公園土地改劃為例,本來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環境遭受威脅。隨著超強颱風「天鴿」和「山竹」先後襲港,對大家有何啟示?大舉伐木或許能逞一時之快,卻後患無窮,若維持現有方式規劃城市,氣候變化的問題相信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有危有機 綠色金融

放眼國際,全球各國又如何應對氣候變化?著手控制全球暖化及緩解其他環境問題需要龐大資金配合,而問題不單是落在政策者身上,商界企業亦責無旁貸,造就雙贏正是關鍵所在,發行綠色債券可以是方法之一,亦成為投資業界的大趨勢。綠色金融冀以金融市場的融資所得,投放於改善氣候及造福環境,雖然綠色業務或許面對回本期較長的問題,但有危自有機,願意投放資源發展環保項目的公司近年得到機構投資者的青睞,這些企業在固有業務發展取得成功以外,更懂得利用資金投資具遠見的項目,因此機構投資者亦會建議客戶多投資這類型的企業。

全球多個金融中心積極推動綠色金融,香港政府亦於2017年宣布推出綠色債券計劃,為政府的綠色項目提供資金,藉此改善環境和推動低碳經濟的發展。惟發行綠色債券於香港仍未普及,初期有數家地產發展商和公用事業機構打響頭炮後,便後勁不繼,與其他歐美國家相比,發行綠債的企業數目仍有相當大的距離。原因很多,儘管企業有意履行企業社會責任,但畢竟商家始終是商家,還需考慮企業盈利,香港寸金尺土,很難覓地發展環保項目,更甚是這些項目一般具備更大的投資風險,卻步亦是人之常情。

升級選擇 吸引資金

2019年,綠色金融業界有新的產品推出 –「可持續發展表現掛鈎貸款」 (Sustainability Linked Loan,簡稱SLL),企業可根據其可持續發展表現調整利率,以利率作為誘因推動企業達成更多可持續發展的目標。本港已有企業率先響應,希望吸引更多資金。

在企業層面,由於利率會因應公司的環境、社會及管治(簡稱ESG)表現而轉變,而企業可根據可持續發展目標來調整條款,包括改變借貸利率,而企業為可減省更多利息支出,會更著重可持續發展的表現;就銀行而言,提供一個更優惠的貸款利率能鼓勵企業推進可持續發展方面發展,實踐企業責任並回饋社會;而投資者則可參考企業過往ESG表現而作投資決定,增強投資者信心,推出SLL實為「三贏」。

不同金融產品在市場上要走得遠或飛得高,還需要監管機構的配合,以及政府機關的推廣,從質量、誠信方面贏得投資者的信心。未來香港政府的施政方針,還望在落實推廣綠色金融上多點著墨,打破傳統單以資助的硬方式推行,多花點軟心思,抓緊國際綠色金融市場迎來的新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