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球之友綠色金融顧問

石化能源在2019年迎來了真正的拐點, 燃煤發電量第一次錄得下跌, 原因可能大家已十分清楚, 自2000年開始太陽能與風能的發電成本不斷下跌, 近年的發電成本已經跌到與燃煤發電十分接近, 甚至有部分地區低於燃煤發電的水平。投資人如單以成本考慮, 現在投資煤電廠需要承受未來數十年的發電成本風險, 絕不可能是一個理想的投資, 很多朋友樂觀地問筆者, 既然太陽能與風能的成本已降到那麼低, 燃煤發電廠是否會在數年內或十年內消失?

可惜這個世界現實往往比理想殘酷, 筆者的答案是在可見將來的數十年內, 燃煤電廠的比例可能會從現在佔全球的百分之四十發電量, 降到四十年後的約百分之二十的發電量, 但不可能會完全消失, 而原因是多方面的。

現時燃煤發電廠主要集中在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大陸及印度等地, 發展中國家用電的增長率很大, 即使像中國過往十多年風電及太陽能的裝機量世界第一, 但到2019年, 中國的用煤量仍然上升, 停產的煤電廠數量仍低於新建的煤電廠。現實是發電這行業實在太大, 要扭轉整個行業生態, 將現時的舊電廠報廢, 所需要的時間是以數十年計, 這世界沒有神仙棒改變現實。

新能源是好東西, 但新能源有其先天局限, 風能的必要條件, 是有足夠風資源的地方, 調研一個地區的風資源是否足夠, 必須經歷兩年八個季度, 太陽能的情況亦相似, 水電就不用說了, 以上這些新能源, 都受到地域局限影響, 而煤電只要有公路, 就能將煤運到每一角落。風電水電與大陽能, 面對的另一個問題, 是由老天爺控制, 每個時段的發電量都不一樣, 任何電網都不會喜歡現炒現賣一時飽死一時餓死的電供應, 煤電完全百分百可控, 當然更受電網歡迎了。

如果將核能也算成新能源的話, 核能需然與煤電廠一樣發電穩定, 但煤電廠可以隨時關停, 核能一經開動, 關停就非常複雜, 可以說, 煤電集所先天後天優點於一身, 要煤電消失, 實在異常困難。

還有一點鮮為行外人理解的, 是一般煤礦產煤, 有不同等級之分, 最高等級的, 我們稱為焦煤, 其餘的產品是中煤, 煤泥與煤矸石等, 焦煤的主要用途是煉鋼。煤礦產煤後, 都會經過一個洗煤過程, 利用水的旋渦離心力, 將最輕的焦煤選出, 然後再經焦化過程變成焦炭以供煉鋼之用, 其餘所有煤的礦產, 都是副產品, 所以理論上, 即使電煤如何跌價, 煤礦都有必要處理副產品, 新能源如何跌價, 也很難與完全的副產品競爭, 煤電在這角度看來, 確是不死小強。

作為環保人, 我們都必需面對現實, 才能預計未來, 無論綠色經濟如何發展, 筆者相信未來三數十年, 全球發電比例, 風能太陽能核電水電煤電, 最終會各佔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水平, 石油用量將集中在工業與航天, 要徹底將石化能源的使用踼出地球, 暫是不現實的幻想, 我們若希望進一步減排, 除了節省能源外, 減少吃牛似乎才是最終大招。


瀏覽香港地球之友網頁 www.foe.org.hk 了解更多
綠色金融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greenfinancefoehk/
香港地球之友 LinkedIn 專頁: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friends-of-the-earth-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