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球之友綠色金融顧問

亞洲極易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根據 2021 年全球氣候風險指數[1],2000 年至 2019 年受影響最嚴重的十個國家中有六個位於亞洲。令人鼓舞的是,許多亞洲國家都承諾了其長期的淨零排放目標。然而,通往淨零的道路充滿了不確定性,因為這些國家中的大多數似乎都沒有實現目標的詳細規劃和戰略。根據西門子能源與管理顧問羅蘭貝格合作進行的最新研究,亞太地區只有 25% 的能源轉型準備就緒[2]。該地區許多國家的人口結構更年輕、人口更多、經濟增長更快。與發達國家相比,它們在能源轉型中當然面臨更多的挑戰和抵制。然而,由於全球近 80% 的煤炭消費來自亞太地區,該地區的能源轉型對於地球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成功至關重要。

煤炭不僅是世界這一地區許多國家的主要電力來源,也是其國民收入的主要來源。實現能源平穩過渡的主要挑戰是現行的有利於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的規章制度。這些規章制度的主要產品之一是化石燃料補貼。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一份報告[3],在一些亞洲國家,政府用於彌補全球和國內價格差距的化石燃料補貼支出超過了教育或衛生方面的公共支出。這些補貼主要歸於富人,減少了對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投資的激勵。相比之下,對可再生能源的財政激勵只是化石燃料補貼的一小部分[4]。因此,能源轉型不僅涉及將能源結構轉變為更清潔的能源和更少的化石燃料,而且還涉及重新平衡社會之間的權力和財富。我們應該推動對環境和人民產生積極影響的能源轉型。

認識到勞動力公正過渡在向低碳和氣候適應型經濟和社會轉變的重要性,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在 COP24 上簽署了《團結與公正過渡西里西亞宣言》[5]。挑戰在於政府政策中公正過渡概念的執行。可悲的是,在許多需要使其能源供應多樣化的國家中,公正的過渡只不過是緩慢的。如果沒有加速過渡,淨零目標將遙遙無期。美國、歐盟和其他發達國家在 COP26 上發表聯合聲明[6],支持包括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在內的國際公平過渡的條件。非常需要簽署國和其他發達國家的幫助來調動包括資本在內的資源,以實現公正的過渡。希望我們會在 COP27 之前看到一些行動,而不僅僅是會議上的另一個宣言。


[1] Global Climate Risk Index 2021 – Who Suffers Most from Extreme Weather Events? Weather-Related Loss events in 2019 and 2000-2019, Germanwatch

[2] Asia Pacific Energy Transition Readiness Index – Geared up for change, Siemens Energy and Roland Berger

[3] Fossil Fuel Subsidies in Asia: Trends, Impacts, and Reforms – Integration Report, Asian Development Bank

[4] Asia-Pacific Must Phase Out Fossil-Fuel Subsidies, BRINK News

[5] Solidarity and Just Transition Silesia Declaration, COP24

[6] Supporting the conditions for a Just Transition Internationally, COP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