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球之友綠色金融顧問 黃俊璋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本月就可持續發展議題展開諮詢,要求基金經理在投資及風險管理流程中考慮氣候相關風險,並須作出適當的披露,藉此滿足投資者對於氣候風險資訊愈見殷切的需求,以及打擊「漂綠」行為。

然而,「漂綠」的概念並非源於基金經理,若要規管更是應該從源頭著手,打擊掛上環保旗號卻無實質作為的企業。

其實一直以來大多數的企業管理層認為,企業的最大著眼點為盈利,而最需關注的持分者便是股東,因此應盡一切可能將股東利益最大化。隨著疫情來襲,讓企業意識到,政治、社會及經濟環環相扣,當中的「不確定性」將成為常態,而去年底由美國200間企業的行政總裁所組成的「商業圓桌會議」,更是重新定義企業在社會中的角色,並強調「不再把股東利益當唯一依歸」。

疫下先鋒  門門有道

面對新的營商環境,企業在追求業務增長之餘,更會探討如何將不同的社會持份者納入為營商策略的一部分,創造商業機構與社會共贏的「商社共生」(Creating Shared Value)方針。

近年新興的植物肉便是一大例子,避免了進食肉類會導致碳排放加劇的問題,雖然對環境有百利而無一害,但礙於成本高昂,因此在普及到大眾市場一直具有相當的阻力。

但在疫情下,肉類價格因短缺而上漲,令新興的植物肉與前者差價縮小,令許多消費者願意踏出第一步嘗試,為植物肉市場提供一個契機。同時,由於居家煮食及外賣的風氣盛行,植物肉企業亦把握機遇與本地大型飲食品牌合作,供應及推廣植物肉新產品,讓低碳飲食方式變成新的選項,成功打進大眾消費市場。

循環經濟  變廢為寶

雖然香港相對內地市場在環保議題起步較早,但香港近年在推展環保策略上卻停滯不前,因此屢被不同國家與地區迎頭趕上。 

「循環經濟」的概念早1970年代已存在,旨在最終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標,其要義是善用創新科技,讓資源與廢棄物在生產流程中多次循環再用,以求減少能源與物料的消耗,並將中途廢棄物料加工升級,以供再用。

至今,香港鮮有環保項目應用上「循環經濟」的概念,相反,內地各地省市已相繼有相關的突破性進展。

以位於江蘇省的蘇州工業園區為例,當地常住人口超過110萬人,面積高達288平方公里。相比下香港島的面積僅約80.5平方公里,即蘇州工業園區是3倍多的香港島之大。

位於園區內設有廚餘處理及應用的廠房外,還有污水處理廠和天然氣接收站,二者與鄰近的污泥處理廠和熱電廠共同組成一個綜合性回收體系。通過每天處理高達500公噸的廚餘以及綠色廢棄物,將過程中產出的生物氣體、沼渣、污水等加工,變成能支援日常生活、業務營運的可靠能源,部分的成品,如生物燃料,更可出口至歐洲,獲取可觀利潤,成功將「循環經濟」的概念應用,變成一門可自給自足的開心生意。

俗語有云「有危自有機」,疫情對全球社會造成危機,影響民生,衝擊經濟,對商界的影響更甚;但同時亦是契機,是一個新常態的開端,科技股不斷上揚便是很好的例證,而重點在於大家能夠把握時機,迎合潮流。


瀏覽香港地球之友網頁 www.foe.org.hk 了解更多
綠色金融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greenfinancefoehk/
香港地球之友 LinkedIn 專頁: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friends-of-the-earth-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