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交流園地】馮健鏗Ryan Fung 

養老金和保險資金傳統以來一直是責任投資市場的兩大驅動力量。根據美國 2018 年數據,54% 的 ESG 投資者來自公共部門(Public Assets),養老金佔比重,還有 37% 的 ESG 投資者來自保險資管行業;同一年,瑞士 ESG 投資者中,58% 來自保險資管,29% 來自公共養老金,還有 10% 來自企業年金。

受此影響和激勵,愈來愈多的歐美機構投資者,尤其是諸如養老金基金、主權財富基金及家族辦公室等資產擁有者(Asset Owner),開始踐行負責任投資與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ing),希望利用手中所掌握的資本,來推動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它們在選擇外部基金經理(Asset Manager)來管理其資本時,要求後者必須關注 ESG 要素、踐行負責任投資原則,例如不允許基金經理投資高污染、高排放,或者使用童工、存在種族歧視或性別歧視的公司發行的股票或債券等。

日本政府養老投資基金已成為負責任投資的積極倡導者,2016 年至 2018 年日本可持續資產增長 3 倍,日本政府養老投資基金就是主要推手之一。該基金在 2017 年開始追蹤專注於日本股市的 ESG 指數。 它在 5 個 ESG 基準中分配了 3.5 萬億日元。

為何養老金會如此青睞 ESG 呢?籠統來說,原因有三。

第一是養老金的長期屬性。養老金投資是典型的長線投資,要以 10 年、20 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去考慮投資收益,ESG 投資的特徵符合長期屬性的要求。

第二是養老金的避險屬性。因為資金量巨大,且背負數以百萬計的社會家庭的托付,養老金機構無法承擔過高風險,穩健收益比高收益更有吸引力,ESG 投資的特徵也符合這一點。第三是養老金的公共屬性。養老金受益人是社會公眾,資金帶有一定的公共屬性,投資行為應符合主流價值取向,避免產生重大的社會、環境負面影響。ESG 投資的負面篩選可以有效規避此類不當投資行為。

至於為何主權財富基金也會如此青睞 ESG 呢?

要解釋這個問題,可試圖從 2 個角度去思考。首先是化解政治和外交內涵,避免投資策略引起爭議。主權財富基金特有敏感的政府背景和龐大的資金規模,及其投資目標密集於金融或者戰略資源領域的特點,易引發被投資國家的嚴重憂慮。

主權財富基金的透明度相對較低,為金融監管帶來不便;在金融、軍工、自然資源等敏感行業,外國主權財富基金可能利用投資機會獲得重要情報,對被投資國的國家安全造成損害。因此為了減少市場上的擔憂,贏得更好的投資環境,實現主權財富基金的成功運作,許多主權財富基金在做出投資決定時,將 ESG 投資的標準納入考慮範疇,將一些涉及軍工、煙草等敏感行業,以及涉嫌破壞環境、違反人權等敏感問題的公司,排除在投資範圍之外。

其次是追求穩妥的投資回報和長期價值的考慮。一般而言,主權國家或地區創建主權財富基金的目的有三:一是穩定國家收入,減少意外波動對經濟的影響;二是積蓄財富,保障人民福利;三是支持國家發展戰略。無論是出於哪種原因,其基本目標都是謀求長遠投資,獲取較高的投資回報,以保證國家盈餘財富購買力的穩定。特別是其中的主權養老基金,由於它是國家的重要戰略儲備,因此對收益率穩定的要求會更高,需要盡可能避免黑天鵝事件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