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港长远减碳 可再生能源要追落后




自6月初开始,香港人经历了动盪不安的3个月,未必留意到政府同时正就《长远减碳策略》进行公众谘询。转眼间,谘询期已到尾声,香港人可会意识到此议题的重要性,把握最后机会为未来发声呢?


全球暖化日趋严重,导致极端天气频生,香港今年经历自天文台有纪录以来最暖的上半年。美国国家海洋及大气管理局数据亦显示,近月世界各地均受热浪侵袭,今年7月更打破140年以来的纪录,成为全球史上最热月份。


全球限升温1.5度 减社会成本

联合国指出,气候变化直接影响粮食生产和水资源供应,还会间接改变一些传染病的传播模式,威胁全球人类健康和福祉。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于2018年发表全球变暖特别报告,指出与升温摄氏2度相比,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度会为人类和自然生态系统带来多个好处,例如减慢海平面上升速度、减低对生态系统的冲击、降低气候变化导致的资源短缺风险、减低适应气候变化的经济和社会成本等。


为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议》于2015年联合国气候峰会中通过,但当时各缔约国所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方案」绝对不足以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摄氏1.5度以内。全球各国必须加大力度,每隔五年提交一次「国家自主贡献方案」,藉此更新其减排承诺。因此香港亦须于明年制定至2050年的长远减碳策略。


应促区域合作 输入零碳能源

香港接近7成碳排放来自发电,虽然政府经常强调本港将会逐步淘汰燃煤发电,并利用更多天然气发电以减少碳排放,但天然气同样是化石燃料,採用可再生能源发电才是最直接有效的减碳措施。


此外,天然气中的主要成分甲烷是一种强效温室气体,有研究发现部分天然气在开採、运输和储存过程中可能会洩漏到大气中,大大增加全球暖化的风险。


事实上,香港位处亚热带地区,拥有充足的日照时间,而作为一个沿海城市,风力资源亦相当丰富,政府应善用天然资源,积极发展太阳能及离岸风力发电设施。根据《全球可再生能源现状报告2018》显示,目前全球已有超过179个国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而跨地域合作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技术日渐成熟,例如澳洲计划在北领地滕南特克里克的沙漠兴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场,并通过3,800公里的海底电缆为新加坡供应全国五分之一的电力。


港应开放电网 促社区能源自主

中国近年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2018可再生能源总装机容量超过720吉瓦,比2017增长超过1成。长远来说,香港政府应促进跨境合作,充分利用大湾区的地理优势和自然资源,以高度可靠的专綫方式直接输入可再生能源,提升本港零碳能源供应。


香港现时的电力市场由两间电力公司以「垂直整合」方式经营,从事发电、输电以至配电等大部分业务。为减少能源浪费,政府必须促进两电加强联网,互相分享备用发电容量,以降低高峰用电量及减少兴建新机组的需求。


此外,全球多个国家早于80年代中期已实行电力市场规管架构改革,分拆发电业务与输配电业务,以容许新竞争者自由进入电力市场。例如韩国早于90年代已计划开放电力市场,引入发展可再生能源的竞争者。首尔市政府过往亦推出太阳能发电市民基金,鼓励市民投资政府兴建的太阳能发展装置,推动社区能源自主。政府应参考外国成功经验,开放电力市场,容许更多分布式电力加入电力市场,促进可再生能源长远的发展。


气候变化迫在眉睫,全球各国都要为应对气候变化承担责任。为了达到《巴黎协议》摄氏1.5度目标,全球须于2030年前将碳排放量由2010年水平减少45%,并在2050年前将碳排放淨值降至零。


港碳排全球第四 责无旁贷

根据挪威科技大学搜集的全球城市二氧化碳排放数据,香港高踞第四名,香港人实在责无旁贷,积极推动并实践长远减碳策略,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贡献。




关注议题:
能源
气候变化
循环经济
綠色經濟
自然保育
关键字:

返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