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香港城市林务方向(下)




前文探讨了香港多样化的都市林资产为城市人所提供的服务,本文继续讨论资金筹集、规划设计、施工到管理应走的方向。

期望提高需要充足的资金配合

当市民对都市林之质素和服务的期望越趋提高,就意味着财政预算有增加的压力(对政府当局来说,这似乎是个负担所以不想触及罢!)。一直以来,本港很多都市林组件(如郊野、公园、花园、绿化空间等)仅由政府资金去管理和运作也是个事实。
 
在这情况下,公众的参与就固然很少了;另一方面,置身事外的市民亦往往会埋怨政府在绿化和树木管理工作上的质素。因此,多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仅仅依靠公共财政来管理绿色基建,似乎难以满足迅速提升的公众期望。事实上,社会近年来对绿化议题的确变得非常积极(用「热烈」一词可能会更适合),并且期望有更多的参与,因此政府纵使比以前做了更多但还是会遭市民埋怨。这情况看似是个困局,可是,从另一角度去看,这从未发生过的新形势其实已经形成:即政府其实可以与市民在城市林务上合作的新局面。合作有很多种可能的模式,篇幅所限这裡只能列举一二希望能够激发社会进一步去探索:

1. 社区/团体积极参与都市林管理
在许多发达国家,由社区(组织)积极参与都市林的规划、设计、实施和维护已经进行了很长的时间,其中一种常见方式是将荒废的土地委託给有强烈使命的非牟利组织或社区团体,如类似区议会、小区委员会等。至于一些已经成熟的绿色空间,政府亦可和这些团体在更新种植和维护工作中合作。

渔农自然护理署在郊野公园的植林优化计划可算是本港比较接近于这种合作模式的一项先导计划:跟过往的企业植林不同,参与的不同社区/绿色团体能够在规划、设计、种植和护理工作上多方面积极参与,且需投入一段较长的时间(以最少五年计),及负责从社会中筹集所需的资金。此计划算是本港少有的一个城市林务计划参考模型,其实更应该推广至不同的社区作尝试,例如长期空置而杂草丛生、蚊子滋生、缺乏树木保养的不少政府荒地等。

2. 来自社区的另类资金
早前提及,要将都市林的护理水平及其功能提升,将会涉及到经常性开支的提高。事实上,除了政府财政外,作为较富庶的社会,本港拥有各种私募资金来源(私人投资、基金、捐款等),它们部份对服务社区和改善环境方面有很强的使命感。为了明智地运用资源,我们实在需要有系统地将这些资金与实际的需要进行配对。

相比于欧美,本港在这方面的例子几乎绝无仅有,一个非常普及的本地电子支付系统所进行的植树计划算是最接近的例子。该系统以交易中抽取若干份额的模式去为私人土地和小社区里的植树提供资金,这模式其实类似筹款和众筹。可是,运作多年,这计划实际上的参与者(即是使用该系统的消费者)认知度并不高,计划重点亦不在于长期护养。但以上计划至少还算是一个额外资金来源的例子。如果政府(拥最多土地者)能设立制度、更有系统地协调和利用这些额外资源,这类城市林务资金将对都市林的质素(包括政府土地,且不只限于种植)产生更有效和积极的影响,政府的财政压力当然亦可以减轻。

城市林务需要专业的团队

都市林作为城市基建的一个组成部分,需要一支强大的专业团队去进行规划、设计、施工和维护,就如道路、排水、供电建设等一样。城市林务的不同阶段也需要各种不同专业的充分合作才能完善。纵使不同专业人士的参与程度受场地性质所影响(Miller et al, 2015),但整体来说他们的参与可以归纳为图1的概念,也是香港政府在推行城市林务时应该採取的方向。

图1 - 城市林务的各个阶段及所涉及的财政人力资源和专业人员
图1 - 城市林务的各个阶段及所涉及的财政人力资源和专业人员

图中可见,要在城市里建立功能及运作良好的都市林,从规划设计、施工到维护各阶段需要近十个不同专业的参与。至于都市林的功能和规模如何,则是按社会的需要而制定,就如我们会按城市的人口去安排适合的运输道路系统一样。规划阶段涉及到规划师和生态学家,是因为除了为人提供所需的服务外,我们通常还希望都市林可以同样令生态环境受惠。另一方面,树木既是都市林的骨干,在规划设计阶段便需要城市林务专家/市政树艺师去评估树木在不同环境下的生命週期,以维持都是林功能的可持续性并定立长远的更替计划(就像按时去更换老旧的水管一样),以及选择适当的物种(及其所需的配套和空间),使城市的生活质素得到保持和改善。园境师则负责按市民的景观、休閒娱乐需求去设计场地的功能、空间佈局,以及其他相关设施。来自不同范畴的工程师(如土木、结构、设备等)则为过程中当树木需要与其他硬件(灰色)基建作出协调时(如空间、承重等)提供意见。

在施工(包括种植)阶段,所有建筑/种植工作都由各个专业人员就其专项进行监督。树艺师、生态学家、园艺师还会在种植和保养阶段参与更多实际施工的工作。

若规划妥当,通常都市林主要组件(即不同的树木)的寿命比很多其他基建设施(例如道路施工,排水)要长得多 — 若没有太多干扰或损坏通常可生存超过80年。因此,与前两个阶段相比,都市林的维护阶段相对较长,直到组件需要更替(例如树木过大或衰老而要重新种植)。在这段时间内,树木的生长需要不同程度的护理,以便保持(及随着树龄增长而提升)它们对人类的服务。但树木的体积越大,它们与人类和其他设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便越大,因此便需要更多专业人士加入维护和管理的团队 —树艺师、树木工人和公用设施的专家。

为跟随全球趋势 我们不可再固步自封

正如联合国粮农组织2017年亚太城市林业论坛所颁布的「首尔行动纲领」所预期,社会将因为人们对都市林和树木功能/益处的认识而增加城市林务的投资(FAO, 2017)。随着财政预算的增加,现有绿色空间为城市所提供的服务也将有所进步 — 这不仅对城市内的人们有利,同时也造福全球的整体气候。各持份者应该紧贴这趋势,并为所需的改革作好准备,香港政府更应该带头改变过时的树木管理模式。

本文以向政府建议的三种策略为总结:

1. 改变把树木视为装饰的根深蒂固思维,正确理解城市林务,从规划开始给予绿色和灰色基建同等地位;
2. 投放更多资源(增加公共资源和善用私募资源)于绿色基建,以应付定位及需求的改变;
3. 改革旧有的树木规划、管理系统及人手编制(包括在政府部门内设立树艺专业职系)。


关注议题:
关键字:


最新网志



相关文章

返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