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新闻稿

「空气质素指标检讨」关注组 健康空气行动 香港民意研究所




「香港空气质素指标检讨意见调查」发布会
建议隐藏魔鬼细节 近四分三受访者反对政府修订


摘要
环境局于7月12日就「香港空气质素指标检讨」开始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公众咨询,健康空气行动及「空气质素指标检讨」关注组(下称「关注组」)早前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进行电话访问,大部分(73%)受访者反对政府收紧微细悬浮粒子PM2.5日均指标,同时大幅增加指标中「可容许超标次数」至35次,当中有一半受访者(50%)表明非常反对政府今次修订。另有接近六成(59%)受访者反对政府只收紧PM2.5及二氧化硫SO2指标的决定。
「关注组」认为,是次政府的修订方案明显不符民意,为求令市民同意修订,政府选择在咨询文件中刻意避谈大幅度增加「可容许超标次数」的健康祸害,并引用欧盟例子混淆视听。本文将由公共卫生学及环境科学的研究出发,逐点驳斥政府论据。关注组现敦促政府立即撤回引入35次「可容许超标次数」的建议,与世卫标准接轨以确保新修订的空气质素指标可达致较大的全民健康保障。


背景
检讨内容

表1: 环境局就香港空气质素指标检讨的建议修订

是次检讨建议主要针对两种污染物。二氧化硫的浓度上限,会由每二十四小时125微克/立方米,收紧至每二十四小时50微克/立方米;另一方面,微细悬浮粒子的浓度上限,将分别收紧至每二十四小时50微克/立方米,与年均25微克/立方米,但与此同时建议放宽微细悬浮粒子二十四小时平均值的可超标次数,由现时每个监测站一年容许超标9次,大幅放宽至35次。其余污染物的指标则维持不变。


调查结果
健康空气行动及「空气质素指标检讨」关注组,于2019年6月委托香港民意研究所(前身为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进行意见调查,了解香港市民对于「香港空气质素指标检讨」的意见。调查成功访问574人,响应率58%,对象是18岁或以上操粤语香港居民。调查结果如下:


2: 香港民意研究所就「香港空气质素指标检讨」意见调查的结果


分析及评论

咨询文件误导市民 隐瞒修订健康风险


表3: 香港民意研究所意见调查问题与政府咨询文件问题比较

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调查显示,大部分的受访者(73%)反对政府一方面收紧微细悬浮粒子24小时平均值的指针,但同时大幅度放宽每年每个监测站可被容许超标35次的做法。有一半的受访者(50%)表明非常反对政府今次修订。是次意见调查的结果,反映市民并非反对政府收紧指标,亦没有误解政府引入一个较宽松的指标,而是反对在同一收紧的水平下,逆民意放宽空气质素指标中的「可容许超标次数」。

市民反对政府引入每年每个监测站可超标35次的建议,背后有坚实的公共卫生学研究支持。根据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2011年的研究,在同一个污染物水平的比较下,引入9次「可容许超标次数」的安排,相比起完全不引入「可容许超标次数」的安排,将会令本来收紧指标的健康效益,大幅降低24%。 亦即是说,如政府坚持引入「可容许超标次数」,背后必须有凌驾于公共健康的理由。

然而,政府咨询文件只指出气象条件和区域环境因素,但没有提出放宽「可容许超标次数」为35次的公共健康理据。

「关注组」早前递交予立法会环境事务委员会的意见书已经清楚指出,这明显是政府为了要令2025年微细悬浮粒子可以达目标「搬龙门」把戏。因为,根据政府文件,预计屯门区将于2025年录得一年内有33日超标,因此必须引入可容许超标35次的建议,使新修订的空气质素指标,在不大刀阔斧引入公共交通全面电动化等减排效益较大措施的前提下,仍然可以达标。

下图进一步显示政府在咨询文件企图隐瞒的健康风险。「关注组」就政府修订微细悬浮粒子的建议咨询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田林玮教授,他的响应是,政府建议由75微克/立方米收紧至50微克/立方米当然是比较严谨的标准,不过在同样都是50微克/立方米的水平下,可以容许35次超目标新修订,将会比起本来9次超目标规定,大幅增加市民所面对的健康风险。



图1: 日均PM2.5的浓度分布与超标日数关系图,图表的阴影部分为某一指针水平下的超标浓度分布,由图表可见,当可超标次数由9次放宽至35次时,图表阴影部分明显增多,代表超目标分布次数越多。图表构思参考自田林玮教授

自去年12月政府首次抛出放松可容许超标次数35次的修订建议后,民间反对声音一直十分强烈,是次民意调查结果印证了近半年的观察。然而政府一意孤行,毫不理会反对声音,把十二月的建议搬字过纸。由「关注组」分析可见,政府是次修订严重缺乏公共卫生学上的理据支持,反映政府为求放松「可容许超标次数」的安排,以可行性的考虑凌驾公众健康,不惜隐藏相关修订的健康风险。

政府修订以可行性为先 拒绝大刀宽阔斧引入根本性改革

有超过一半(54%)受访者反对政府无意收紧空气质素指标至世卫最严格水平,反映香港市民希望政府引入根本性改革,令香港空气质素可以尽快达致世界级城市标准。然而,引入容许35次超目标新修订不仅无助于改善空气质素,更会为市民健康造成额外风险,有接近一半(46%)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建议会令香港空气变差。

政府于咨询单张中,以设问方式,尝试说服市民接受建议的24小时微细悬浮粒子50微克/立方米的指标,即使引入了35次的可超标建议,仍然较现时75微克/立方米和的指标更严格,但却拒绝披露大幅增加可超标建议所带来的健康风险。

上段已经明确以公共卫生学的角度,分析在同一个水平的情况下,引入更多的可超标次数会造成更大的健康风险。以下我们尝试用环境科学的角度切入,比较及分析欧盟、澳洲及新西兰「可容许超标次数」与达成该空气质素指标后总体可减排潜力的关系。


表4: 选定国家/区域PM10指针与减少暴露量的关系


上表关键的概念是「减少暴露量」。意思是当24小时平均的PM10水平完全达标后,一年内可以总体减少的浓度暴露总量。表4中三个地区的24小时平均PM10水平相同,但每年可超标次数不同,欧盟的每年可超标次数为三者之最(35),而每年减少暴露量为三者之末(1331微克/立方米),反观新西兰的每年可超标次数为三者之末(1),而每年减少暴露量为三者之最(3133微克/立方米)。由此可见,一个地区订立的可超标次数越少,减少暴露量越多,将来减排的潜力越大;反之,一个地方的可超标次数越多,减排的潜力便越小。

由上述例子可见,放宽可超标次数不论在公共卫生学、还是在环境科学上,都只会增加市民接触高浓度污染物的机会,变相增加健康风险。政府引入可超标次数35次的决定是本末倒置,因为在评估 2025年的空气质素时,并无包括一些更有减排效益的措施,例如是公共交通全面电动化,反而不思改进,只从所谓的「可行性」出发,期望未来十年仍然只会推行既有的减排措施,例如把现时安装在巴士的选择性可催化还原器进一步推展到欧盟四期及五期的巴士。如此抱残守缺的空气质素管制策略,是香港空气污染无法进一步改善的根本原因。





关注议题:
空气
气候变化
循环经济
生态城市
綠色經濟

返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