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共鳴

【施政報告系列】如果我是行政長官 … 我會推行電子道路收費




早前港府政府公布《香港清新空氣藍圖2035》,提六項活動以改善空氣質素。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表示路邊空氣污染仍然嚴重,主因是本港車輛登記數目持續增長,現時香港已登記車輛為91萬輛,是十年前的1.41。藍圖指出政府已開展「擠塞徵費」研究,事實上電子道路收費計劃已討論超過40年。如果我是特首,我會立刻推行電子道路收費 — 既可解決路邊污染,又可緩和交通擠塞問題。

香港路面交通持續擠塞。尤其在核心商業區如中環,在繁忙時段,大家不難遇見一片車水馬龍的景象。例如在放工時間,在中環皇后大道中轉入畢打街不足一公里的路程,往往要花上十多分鐘,原因十分簡單,就是太多車輛使用該路段,導致交通擠塞。交通諮詢委員會早已於2014年指出部分主要路段如德輔道西在繁忙時間只錄得平均車速每小時10公里或更低2

遲了40年的清新空氣?

除了通勤時間增加外,這還會造成什麼環境問題呢?根據環保署最新數字,雖然整體空氣污染有所回落,但路邊污染指數依然嚴重,以污染物PM2.5為例,在2020年中環路邊監測站錄得濃度每立方米17微克,超過世衛標準1.73,間接觸發哮喘或其他呼吸系統疾病。交通擠塞問題除了是因為車輛數目増長遠超於道路承載能力外,市民駕駛習慣亦是關鍵。因此電子道路收費正正是舒緩交通及污染問題的方案。

如何減少路邊污染?

訂立電子道路收費政策是以用者自付收費原則,在繁忙時間內向特定路段使用者收取路費,以經濟誘因減少該路段的交通流量。例如在新加坡,車輛必須安裝感應器,在每次通過特定路段的電子閘門(Auto toll)時,便會自動收費,結果此措施成功令交通流量下降兩成4

而倫敦也推出了類似收費系統Congestion Charge ,規定在特定時間於核心區行駛的車輛必須繳交每日15英鎊。根據倫敦交通局,此措施成功鼓勵更多人乘搭交通工具及減少該區一成半的交通流量5

與此同時,海外經驗亦證實電子道路收費能減少路邊空氣污染。根據Health Effects Institute研究及官方報告,Congestion Charge在初期有效減低0.8 微克的可吸入懸浮粒子PM10濃度6,在20162019期間更減少了21%路邊二氧化氮污染7。可見,電子道路收費可舒緩空氣污染。

如何走出當前困局?

事實上,政府自1980年代起便有意透過電子道路收費計劃改善道路交通擠塞問題。可惜花近40年,經一連串的公眾諮詢和可行性研究,中環電子道路收費先導計劃仍處於審視階段,進度緩慢。而且收費水平亦並未公佈。雖然計劃參考了新加坡案例,以「周界為本」和「按次收費」為原則,配合自動感應器和GPS定位收費,但區內違泊問題嚴重,未能解決問題核心。

例如運輸署亦表明「老闆車」為核心區擠塞的元兇,相關車輛違泊,導致道路可容納的車輛減少8,如沒有足夠阻嚇性的罰則(如扣分或停牌),長期違泊問題不會改善。再者,劃分範圍太小,恐怕會將擠塞問題轉移到半山區,令其他次要道路飽和,違反計劃原意。

有見及此,如果我是特首,除了加快落實電子道路收費外,我會採用其他措施來解決違泊和車輛分流問題,以進一步改善區內交通和路邊污染。例如加強打擊違泊,或在周邊地區加添臨時收費泊車區,減少路邊停泊車輛。

長遠來說,必需為私家車設限額制度才能控制車輛增長。最後,政府必須收緊目標,在2025年前電動化所有公共交通工具和商業車輛,解決擠塞和污染的主因。

要解決本地空氣污染問題,政府必需具備雄心及有具體行動。電子道路收費計劃謂香港解決交通擠塞問題和路邊污染的契機。政府應加快計劃時間表,儘早推行計劃和制定相關配套,令香港變成真正的宜居城市。




關注議題:
空氣
氣候變化
生態城市
關鍵字:

返回頁頂